浦城街前回望

走過陌生邦城萬千
酒館 曠野 海邊
在這全然一新的水泥叢林中
尋找 等待你從前的笑顏

故事和主角都已遠去
當年如何意氣風發
都只剩下
暗角裡煙塵點點
青春的對白是那樣短
從不等人後悔

你披上從前的衣襟
領口那麼一點 舊時的沉湎
不堪回首
不堪思臆

把殘存的眼淚
灑進沒有溫度的火堆
燃燒成一首瘦瘦的詩
憑弔不眠的子夜
手中的感情線

我說

就讓我成為一顆孤星
黯黯照著你的鞋角 或是裙邊
在夜不成眠的時分
才給你 輕輕想起

倘若此時
我的身形已然熄滅
後知後覺如你
光年之外才知悉

造物者允我一生
經逢無數回黑夜白晝
但一次只能
追逐一場日落

落下的瞬間

埋伏在小小的觀景窗
我的眼眸
以食指酬庸謬思神
捕捉尋常裡尺寸天涯

不求黃金分割
不求偽善的十字星芒
你的偶一蹙眉
已是我最陶醉的風景

是底片上的一團黑印
是曝光在我心頭的人影

夜行鹿港

新舊百年舞過
婁宿高掛 一紙鋪開

誰家兒女靜靜闔衣
熄了燈燭
那時
巷裡尚未有霓虹

夜涼如水 皎月似鉤
字字欲語還休 皆是
當時一揮而就的鮮活
自詩人的卷軸走來
又自卷軸離去

佛光 燭火
映在老叟合十的面容
迎走送去 漁火千百
風 永遠向前吹
只剩故事躺在
積了塵的三兩書頁

半掩房門
是從前的大戶
那晚誰人簷下私語
不知老樹還記得否

街角石獅冷然
兀自睥睨著往昔
港城絕代風華
恍惚間 囀唱裡羅衫一角
轉眼 不見

今夜輪到誰失眠

我精心挑選了好些
冷門音樂和怎麼也讀不完的詩選來
消磨這失眠同汗水共度的漫長夏夜

慵懶的音符
敲打著夜未眠者的節拍心跳
晦暗不明又難懂的詩句
悄無聲息爬上我的玉床

過度文飾的思緒
在那些沒有對話的對話中
暗潮洶湧 更迭隱現

我倚在湖濱草光熠熠之畔
五指青蔥梳著湖水如梳過你的髮線
激盪過後的漣漪
留不住一點誰人的身影

為此我無數回頹然倒在
枕邊未闔的書頁和
不知盡頭在何方的夜裡

然 你我都不是寫詩的人
只得由其如白開水滿溢出
樸素沒有花紋的馬克杯
溅開四溢 覆水難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