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聽我的演唱會

燈光湧入
我看不見你,我知道
你的眼神開始等待
相隔著舞台
這是我們慣常的見面方式
我環視了一眼
從低處起音

我握著麥克風
重複陌生人的故事
聽者在心中
演繹各自的回憶
詞曲與人生
都不只有一種解釋
思緒在旋律中昂揚
安全且無害

燈光照不到的黑暗裡
我猜想
也許你會喝ㄧ口調酒
也許會流幾滴眼淚
那些曾經深愛過的人呀

帶走我的聲音和言語
伴隨一室昏黃
ㄧ首歌很短
燈亮之後
未走完的路正長

形式

風梳過手指
世界剛剛結束午睡
時常我們懷疑這場寧靜
實是一種回音
用熟練無比的手勢
又點了一次美式咖啡

我以為
每顆深褐色的圓豆子
都有粉身碎骨的理由
總妄想用有限詞語
定義天地

雙眉抬起又落下之間
眾人的後知後覺
空氣充滿問號圍繞
菜單尚有最後一頁

夢痕

無聲的河
洗淨舊日榮景
住了新人的房間
相約日暮

花香的山谷
共看滿天星斗
輕唱正熾的年華
匆匆轉過幾回春夏

枕一道深深的凹陷
儲醒轉後的餘溫

耽擱

總是期待、勾畫
炫目卻非尋常的顏色
貪圖招致危險的時間
慣常收起手腕
藏在衣袖之後

紅紅綠綠移動的光
搖晃一條懸過海的長線

轉眼,在水杯和手勢之間
複習了無數回
那些潮濕欲滴的斷代史
多年後在抽屜深處尋到一張
沒有搭上的船票
我們不再離開

夜哨

所有嘶吼業已靜止
睡於殺戮停歇的大地

噤聲走過
一具具純陽身形
猶有疲憊的慾望
沉默騷動

繁星明滅
猶如月台別時淚眼
一二三
四五六七

抬頭
飲一口清涼
佐我值兩四的寂寞

那年左營軍港
雄壯威武嚴肅剛直

以愛之名

自無名之時
直至如今
你從未有權力過問
關於你的來時
去向
衣襟的長短
乃至於名姓

曾經你行走於
髒亂老舊的後巷
毫無妝容
腳邊留過鴨舍的臭水
陽光也吝嗇照耀你的臉龐

鄰家生意人貪婪的眼睛
撩起你的裙襬
買給你俗艷的時裝
企圖竄寫歷史
你成為燈紅酒綠中
萬眾矚目的頭牌

看著炫目光彩
你曾疑惑
然而本質從來不重要
人們聽你述往
不過是為了
將扶在你腰際的左手
暗暗向上游移

你慘然陪笑
兩頰的粉底愈來愈厚
支撐著苟延殘喘得美麗
人們逐漸記不清楚
你從何而來

然而他們樂於等待
等待傳奇變成笑話
數鈔票的老闆
著薄紗的酒女
煉油廠的工人
渡船頭的少年
他們在聽
他們在等
他們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