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頤和園」 之余虹的縱情

snapshot20090623054654

電影片頭,擔任郵局信差的曉軍來到余虹家裡偷閒,順便將一封通知信件交給余虹。余虹展信閱讀,情緒沒有太大的波動,對曉軍說道,她考上北京的大學了。相較於余虹,曉軍的鎮定像是一顆心上壓了千斤的秤子,發楞沒幾秒鐘,繼續隨著隨身聽的音樂節拍搖晃著舞步。

鄉下人的愛情也許純真,卻有著見不得人的壓抑,愛情尚且如此,更遑論是性。黑夜裡曉軍騎著上了年紀的檔車,和余虹悄悄來到野外。曉軍的動作與呼吸滯礙難行,余虹泛紅的雙眼不知是肇因於身體的違和感與痛楚,或是即將與愛人分離的悲悽。劇情沒有清楚交代這是他們倆的初夜,或是只是一次例行的求歡,然而這確確實實像是一場生硬的儀式,同時也是余虹對於過去的生命的告別。坐在奔向南方的火車上,余虹的笑容中,是否還記得那一夜與曉軍的無語淚眼?許是期待未來的新生活的新鮮與未知多些,淹蓋了其他即將落伍的情緒。

進入大學,電影劇情在余虹的身邊安上了冬冬這個彷彿良家女子的角色,余虹狂放、特立獨行,冬冬像是隻乖順的小鳥,要不是一個人在房間裡彈琵琶,要不就是圍在余虹身邊吱吱喳喳個不停。一個失眠的夜裡,余虹在房間門口獨自抽菸時邂逅了李緹,余虹料想不到李緹在今後將深深影響她自己的生命。李緹將男友若谷與周偉介紹給余虹認識,在年輕的舞會裡,兩道自視甚高的光芒如命運一般交會。如果缺少了猜忌、懷疑、犧牲、嫉妒,彷彿便無法成就可歌可泣的愛情。於是他們爭吵、扭打、嘶吼,他們衝撞、說謊、背叛。解放的年代,自由二字被用著過多的音量高唱著,瘋狂做愛之外,仍然是瘋狂做愛。

年輕人的夜晚,總被期待是漫長沒有盡頭的,黎明不是另一天的開始,而是今夜所有故事的結束。余虹與周偉漫步於皇城頤和園內,沒有人開口,也許是一夜長談後的疲倦,也許是感情曖昧不明時的朦朧。昆明湖佔了頤和園四分之三的面積,雖然是個人工湖,卻像海一般寬廣無邊無際。兩人登上小船,停在昆明湖湖心的漩渦裡,世界此時彷彿是繞著他們倆旋轉。關乎頤和園的場景在整部電影只出現了不到兩分鐘,似乎昭示著那是余虹與周偉的愛情是最為純粹無暇的時光,往後兩人天各一方在彼此生命旅途中的追尋,都是冀望能回溯當時那永恆澄澈的光芒。

snapshot20090624072319

八零年代末,整個世界悄悄打量著中國,打量她或許即將到來的鉅變。究竟是該追求民主自由,或是維持當前尚且安穩的秩序?國家政府不願意明說,青年學生聲嘶力竭,以為走上街頭高張旗鼓便能得到答案。小情人們尚且困惑於己身的愛情習題,當外在噪亂的政治環境挑起更多的問題時,一切事情的真相只會更加地晦暗不明。

一九八九年春天,北京學運之風高吹,大學生紛紛放下書本、跳上一輛輛嚴重超載的卡車去廣場上示威遊行。余虹一個人站在寢室窗口望著眾人,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和大家一塊兒去,直到她在人群間看見李緹也爬上了卡車,她才突然狂奔下樓,加入眾人的行列。我想她自己也沒想清楚,踏出那一步究竟是出於純粹的政治信仰,或是亟欲排遣青春無處宣洩的愛恨情仇。站在卡車車廂的大學生們興高采烈地唱歌喝采,全然無法預見未來即將發生的腥風血雨。余虹、李緹和周偉叫喊得嗓子啞了,三人偕手走在沒有人的大街上,沒有人作聲,空氣彷彿凝止了。

我想余虹自己也沒能預料到,那一晚竟然是是三個朋友最後一次能夠如此自在地走在一起。對於學運、政治這些複雜的事情尚且不知甚解,余虹卻被一道更困難的題目給迎面砸中,身邊的情人與摯友竟然在背地裡一起背叛了自己。然而就在此時,差點淹沒在記憶中的另一個人再度出現,遠在家鄉的昔日戀人曉軍。

北京情勢混亂的消息甚囂塵上,余虹擔心余虹的安危,千里迢迢趕來北京想要接余虹回家避避風頭。曉軍在校園慌亂的人群中找到了余虹,余虹見到曉軍的第一眼,錯愕不解,隨即放聲大哭,她心裡明白她究竟是負了曉軍的思念和寄託。然而諷刺的是曉軍或許不能明白余虹為什麼如此傷心難過,將余虹攬在懷裡哄著,彷彿一切如同舊時單純的時光沒有變,但是任誰都清楚知道,你我都變了,整個世界都變了。然而,也許曉軍心裡是明白的,所以那一晚在余虹熟睡之後,曉軍悄悄離開去外頭溜躂,去瞧瞧這些年,余虹在千里外的異鄉都經歷了些什麼。

學生們用言語和行動對著國家投擲石塊與問號,國家用了更巨大的聲音做為回報,坦克與子彈。窗戶外頭與人的心裡都是一片淒風苦雨,余虹她乖巧可愛的小室友,冬冬,她的琵琶琴音也自此凌亂無法成調。混亂的長夜結束後,廣場上高聲怒吼的身影相繼倒下,坦克履帶運轉聲音和年輕的生命相繼退散。余虹輾轉中國各地,周偉和李緹遠赴德國,三人的生命座標從此再也沒有重合。整個世界快速地向前奔馳,高牆倒下、政治集團解體、經濟起飛。

余虹在南方城市開啟了嶄新的生活與生命,也燙了亮麗的新髮型。余虹成了畫廊老闆的婚外情對象,她說道:「唯有透過一次又一次地做愛,我才能讓我身邊的人感受到我的善良和柔軟。」這話不免矯情,但有些溫柔是真真實實地被抹去了。余虹在畫廊老闆的懷裡赤裸地呻吟、叫喊,或許她不過在一個又一個寬厚的胸膛裡,追尋著往日裡永不再來的純粹感情。一件事情、一段時光之所以能成為永恆美好的記憶,不是因為她當真那麼美好,而是因為永遠地失去了,只能在人們的懷念與追想中模模糊糊地存在,所以才成為永恆。

余虹的生命裡出現了最後一個甘願為她奉獻的角色,吳剛。吳剛在余虹工作的地方當小跑腿,他靜靜欣賞著余虹的美好與率性,他單純且羞怯。余虹和吳剛一同吃晚飯,余虹向吳剛要火點菸,但吳剛的打火機卻突然點不著。精神恍惚的余虹喃喃自語說著:「你有打火機,但是你點不著。」似乎暗喻著只有那在心底流連不去的身影,才能夠點著余虹全然的依戀。然而余虹選擇捻熄香菸的火光,放下無謂的記憶,嫁給吳剛,落腳在高速公路服務站工作。余虹一生漂泊於圖門、北京、深圳、武漢、重慶等地,但她的生命至此卻已經不再漂泊,在服務站每天送走成千上萬往來各地的人,像是一則完美的隱喻對比著昨日,或許也像是諷刺。

snapshot20090624072607

周偉從德國回來故土,幾經轉折,終於和余虹取得聯繫並且見面。余虹和周偉在海邊散步之後,兩人回到周偉的住處。周偉究竟是個男人,熟練地從背後將余虹擁入懷裡,余虹不同於以往總是求愛若渴的那個角色,余虹流下眼淚、隱微地推開了周偉。周偉說他想喝酒,余虹卻違反常理地說讓她去買吧。余虹拿了衣物起身往門口走去,周偉問余虹是否知道哪裡有賣酒,余虹說知道的。余虹從外頭買了東西要往回走時,周偉卻開車離開了。

雖然電影看了很多次,但對於這段結尾,我一直不確定導演想表達的意思。耐人尋味。

魚 – Shiri

Shiri

」(又譯為「生死諜變」)是1999年的南韓電影,描述北韓秘密派遣一名受過嚴格訓練的女間諜李芳姬(由金允珍飾演)潛入南韓,李芳姬開了一家魚店以掩護身分,她與的一位南韓情報人員柳重遠(由韓石圭飾演)結婚,藉此暗中刺探情報。柳重遠和他所屬單位進行情報活動時屢屢被暗中破壞,但是他百般也想不到滲透進情報組織的間諜就是自己的枕邊人。

北韓特種部隊趁著南北韓舉辦足球賽的機會,潛入南韓境內,準備在足球比賽現場刺殺兩國總統,柳重遠最終才識破李芳姬多年來佈下的棋局。北韓特種部隊行動瀕臨失敗之際,李芳姬企圖困獸猶鬥,持著狙擊槍企圖衝鋒自行刺殺總統,最後被柳重遠和南韓軍隊包圍,昔日夫妻此時各為自己的國家血戰,柳重遠忍痛扣下板機殺了李芳姬。片中李芳姬囑咐柳重遠好好照顧新買來的一對鬥魚,因為一公一母的鬥魚倘若失去了伴侶,剩下的那一隻便會企圖自殺;片名藉此暗喻李芳姬和柳重遠糾葛複雜的民族傷痛與兒女私情。

「魚」在南韓電影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當時以少量投資金額拍攝出足以媲美好萊塢動作大片的作品,在南韓國內吸引超過六百萬人次觀賞,被認為是帶動南韓當代電影興起的關鍵之一。

「魚」在1999年上映時我便知曉這部電影,但當時年紀小,還沒從父母的管教中取得上電影院看電影的自由。多年後,2007年時終於想辦法把這部片找來看,然而卻並不如我多年前對它的期待。雖然武打槍戰場面的精緻程度、場景的大器運用、劇本流暢度,再再難以令人相信此片是南韓在二十世紀末便製作出來的電影,但是女間諜潛入南韓、為了刺探情報與南韓情報人員結為夫妻掩護身分等劇情種種,實在太過悖離現實中的可能性。縱使如此,看完「魚」後的我仍然為此片激動不已。

南韓在十年前就拍出了如「魚」一般大製作的電影,台灣的電影環境要等到甚麼時候才能夠有大破大立、百家並起的進步呢?

「頤和園」之李緹的背叛

snapshot20090623041205

儘管女主角余虹為故事的一切起了頭,並且在這麼漫長的時間裡翻覆眾人、翻覆一切,那樣的奔放令我感覺遙遠,一種肇因於不可捉摸、不能觸碰的遙遠;電影中的側線,李緹,反而獵取了我較多的注意,連帶使得整個電影的篇幅在我心中重量不一。最令我回想再三的不是余紅和周偉熱戀時,在頤和園湖畔渡過夜晚時完美無瑕的戀愛,而是在時局、友情、愛情、生活全都混亂了之後,余虹、周偉、李緹三人之間的揪葛情仇。

早在故事還在北京譜寫之時,周偉和李緹就有一腿了。對周偉來說,余虹是神秘且專制的,要不同歸於盡、要不天各一方;李緹則是奔放自由,完全誠實於自己的感受。站在李緹的角度,她的男朋友若谷長時間住在德國,這提供了一個外遇的可能原因。外遇本是人的自然情感所致,我沒有看出來到底是周偉引誘了李緹還是李緹引誘了周偉,但這事情本來就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

天安門事件之後,李緹和周偉選擇去德國投奔若谷。名義上李緹回到了男朋友的身邊,然而此時周偉也在德國了,依舊在李緹身邊。若谷或許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李緹和周偉有一腿,否則不大可能一起把周偉接來德國。李緹可以和若谷當表面上的男女朋友,藉此在表面上的世界維持和平。但是她心底卻是對周偉渴望的。此時,余虹在遙遠的中國。除了空間上的遙遠,時間上也是。極有可能在這一生,李緹和余虹不會再見面了,李緹根本不用考慮余虹這個人的存在。此時李緹與周偉無論發生任何事,都只是他們兩人的故事而已。李緹奔放且自由,或許他只在乎當下自己的快樂,無論是內心的感受或是身體的欲望。

當周偉告訴大家他決定回去中國,這或許是李緹和周偉永遠的分開,李緹心裡會想些什麼呢?或許周偉要回去中國的原因,不只是單純地「想要回去祖國」,而是因為在那個名喚「祖國」的地方,還有一個叫做余虹的女人。於是李緹身邊剩下若谷,如果只是因為即將失去了心愛的男人,我想這應該還不至於讓李緹有尋死的念頭;讓李緹決定自殺的原因是她自己老早就種下的,即是「背叛」。李緹背叛了余虹、背判了若谷,她連自己也背叛了。

在德國的日子,李緹遠離了從前在中國的一切,從前的愛恨情仇都如同過往雲煙。在德國的日子,李緹的身分象徵著自由的、新生代的東方知識份子。有工作、情人和穩定的環境,同時周偉也就在身邊不遠處。如果不是周偉決定離開, 我猜想李緹根本不會回憶起從前在中國的一切。在德國,李緹沒有顧慮地用身體和心靈背叛若谷,這不一定是什麼天大的罪惡,或許人與人之間不過互相尋求撫慰寂寞。但是周偉的離開使眼前現狀和過去的回憶連結,李緹即將失去了一個或許是她唯一真正愛過的男人,然而她在背叛了太多事情之下才得到周偉,以及得到現在的美好生活。無法承受失去周偉,加上李緹承受著背叛之後自己內心的痛苦,所以他選擇在周偉和若谷面前自殺。李緹站在屋頂的那一刻,或許她曾想過:這樣縱身一躍,一切過往是否就能得到救贖?

「頤和園」

584817_212949_400

六月底左右,某天我在網路上閒逛,看到了這部中國電影的資訊,匆匆瞥過劇情背景,使我眼睛一亮。但是查了一下電影拍攝的時間是在2006年,我心想這部片大概老早就在台灣放映過了,而且應該不曾造成流行或轟動,否則怎會我完全沒有聽說過?錯過了一部或許難以再有機會觀看的電影,當屬可惜。原來,這部片雖然當年曾在各大影展獲獎不少、取得相當藝術成就,卻因為內容涉及政治敏感話題以及過度寫實的性愛,在中國大陸被當局列為禁片,也遲遲未在台灣上映。這個暑假我碰巧得知<頤和園>居然即將在台灣上映,不禁拍案連聲叫好。由於這部片早在國外諸多影展放映過,網路上早有相當多的評論,我選擇小心翼翼地不事先觀看劇情大綱,準備在踏入放映廳之後,才來完整地感受那樣至情至性的年代。

「頤和園」一片的時間跨越了十幾年,起於天安門事件的年代,終於改革開放後的當代中國。閱讀青壯世代年輕作家的作品時,無論在台灣或是中國大陸,常可看到諸多緬懷他們當年上街頭搞運動、反抗社會、反抗一切的壯志年少;我在安定祥和的社會,坐在明亮几淨的圖書館內閱讀這些曾經腥風血雨的情感,理當無從揣想那些曾經發生那土地上的一切,廣場上的聲嘶吶喊、鐵騎軍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都像是天方夜譚。當和朋友約定聚餐的時間到了,闔上書本,那些遙遠的情感頓時止息,不再出聲。

先前在六月時看了「九降風」,這兩部電影都描述青春記憶,一是苦澀清純的九零年代台灣,一是狂放不羈的八零年代中國。像是在深呼吸之後卻突然不由自主地屏住氣息,面對生命、時間、友情、愛情,太多時候我們只能選擇無語靜觀。「頤和園」帶給我的感受是巨大的、深刻的,至今已數月餘,讓我沒有念頭再去閱讀其他的電影、其他的故事。

青春九降風

九降風

幾天前去新竹市辦點事情。正午,事情結束之後在新竹火車站附近走走逛逛,沿著護城河散步、隨意瀏覽街市風景。天氣有些炎熱,猶豫著是否該打道回府或是在溜躂一陣,腦中突然浮現一個賦有特殊意義的地名。十分鐘之後,我跳上一班往竹東鎮的公車。除卻高一時曾經到清大聽過幾次課,我鮮少來到新竹縣市,一切事物都令人感到新鮮,我坐在公車上興致高昂地望著沿路景致。車行經過新竹女中、清大、竹科等地,經過了半個多小時,我來到了在這次新竹一行預料之外的目的地,竹東高中,同時也是電影的拍攝地點。

下午二時許,我踏進竹東高中校門,此時天空下起小雨,整個上午的悶熱空氣終於在此時得到解脫。校門口之後有個氣派的廣場,由數層同心弧形的噴水階梯環繞而成,從中再築出兩道長長的階梯,通往沿著山坡建築的各棟教學大樓。我來到的這天,學校已開始了高一、高二學生的暑期輔導,上課時間整個校園靜悄悄的,連雨聲都很優雅。悄悄穿越了體育大樓、課堂教室,企圖隱瞞我外來者的身份,總在走過某個轉角之後,憶起眼前的角落就是電影中哪一幕的場景。腦海中響起竹東高中的畢業歌「藍色蝴蝶」,由一位數年前的東中校友譜寫。「一群藍色的蝴蝶,繞著花兒不停歇,隨微風翩翩地飛,那畫面好美。」我身著便服,走在一群穿著藍色制服的年輕男女身影之中,像是誤闖入了一個陌生的世界,闖入另一個時空的故事之中。

上學期期末考結束後,我在西門町看了這部期待數月之久的電影。故事的時間點設定在十年前,以台灣職棒熱潮前後串連電影首尾,九個男女高中同學交織了三十六條關係線,年輕的歲月裡,他們浪擲一切,玩樂、沉溺、暴力、背叛、猜忌、相互傷害,做盡了尋常人在學生時代沒有體驗過的瘋狂和深刻,每一次撞擊、每一道刻痕都深深劃進觀者的心裡。年輕歲月無法永遠璀璨美好,同學之間的兄弟情誼終究也會有瓦解破碎的一天。的宣傳文案中說道:「每一個觀眾都能在這部電影中找到自己的影子。」這雖然有灑狗血的嫌疑,卻仍然是絕對能夠勾人心弦的一句話,多位男主角的放蕩不羈畢竟是少數現象,電影藉由誇張的敘事來強調每個人都曾經或多或少的年少輕狂。電影片尾曲是張雨生的經典名曲,我決定坐在座椅上聽完才走,場內大部分的人如同平常電影散場,三兩成群嬉鬧離開。宛如鬧中求靜,我再聽了一次早就熟稔無比,曲式行進的高低起伏於此時已不再掀起波瀾,跟隨著旋律我默默頌唸著那如誓言一般的歌詞。青春的必定帶隨著殘缺和遺憾,遺憾在當下或許令人扼腕,卻在時光流轉後的將來回首時成為永恆的美麗,致使我們永遠渴望到過去。聽了這首歌十餘年,至此我終於能夠明白領略其歌詞的意義。

九降風

漫步於竹東高中校園,聽著教室裡老師講課的模糊聲響,我想起電影中多次出現的教室頂樓一景。男主角們不時聚在頂樓抽煙、喝酒、吃午餐,吹風,眺望山腳下的竹東市鎮和望不到邊界的天空。頂樓是他們的秘密基地,這裡沒有天花板的遮蔽、沒有門窗牆壁的囿限,視野遼闊,想像可以漫無邊際,然而在頂樓他們終究只能夠眺望,無法展翅飛翔,此時屋頂似又成了將夢想禁錮的城堡。小班長沈培馨關心著同班的謝志昇,不願他整天和那群吃喝打鬧的高年級學長們廝混,除了半強迫地拉了謝志昇加入管樂社,另外暗中鎖上了通往頂樓的鐵門,不讓謝志昇一行人上去。然而沈培馨沒料到的是這群「問題學生」繞了路,爬過女生廁所的氣窗照樣上得去頂樓。最後那場暴力相向的戲,李曜行拿球棒在學校裡發了瘋似地追打林博助,頂樓的門早已鎖上,林博助或許還想要從女廁逃到頂樓,卻在廁所裡被李曜行逮個正著進退不得。所有的談判必定導致傷痕,李曜行將滿腔的努火訴諸暴力,用球棒狠狠地砍打廁所的門,塑膠碎片飛濺四射,曾經被視同絕對的信仰至此破碎,青春開始褪色。連職棒都背叛了球迷,還能相信什麼事情?

人的一生中總要看過不少電影,遑論嗜飲電影如酒精或是煙癮的藝術愛好者,看過了眾多人生故事,想要清楚記起每一部電影中的劇情細節、主角的人生順逆是件極其困難的事情。事過境遷、年歲增長,留在腦海中的往往僅只剩下男女主角面孔和事件場景的模糊殘影。易智言導演為附中拍了,林書宇導演為竹東高中和實驗中學留下,這幾所學校從此在觀眾們的心中變成了一個永恆唯美的象徵,即便他們不一定在這些學校求學過。置身一部電影的拍攝場景,有種奇妙的感受,像是進行了一場短暫的旅行,臨摹憑弔他人的故事,也藉此回首自己。雨勢逐漸變大,我踏下竹東高中校門口長長的階梯,別過這美麗的校園,心中仍舊是又浮現了的歌詞。

「我期待,有一天我會回來,回到我最初的愛,回到童真的神采。我期待,有一天我會明白,明白人世的至愛,明白原始的情懷。」

本文刊載於2008.10.13 NOWnews 點選這裡

Lead to.

「我的藍莓夜」

拎了瓶啤酒在客廳看,熟悉的王家衛電影的攝影風格,人物一樣是那麼孤獨,有時甚至近乎癡傻。

片中女主角在離開紐約前往孟斐斯之後,不時會寫明信片給在紐約開餐廳的男主角,然而女主角從不在明信片上寫上自己的住址,也沒有留電話,她留給男主角為一的線索是她在一家烤肉店打工。男主角想來也是個痴情漢子,循著電話簿一通一通地打電話給孟菲斯境內所有的烤肉店,詢問是否有叫做伊莉莎白的女孩,更甚者,寫了幾十封內容一模一樣的明信片寄去這些店家。「每一封明信片都寫著相同的內容,實在是件累人的事,但只要有其中一封能夠讓你收到,一切都值得。」男主角這樣說道,像是又一個中的癡情男女。

隨想

三月以來,好一陣子沒看電影了。去年穿牆人在院線上映的時候,原本我有打算要去看,但我沒注意上映的確切時間 (我似乎永遠都丟三落四的),等到我終於想起來上網查詢,發現兩天前下片了。國片真的很可憐,居然只在院線放了一個禮拜,看來票房應該很慘吧。前兩個禮拜看到學校藝術季的活動表裡面有要放映,我興高采烈地衝去看。

酒瓶青春.

整部片子很有詩意,不過這似乎像是每回我讀詩, 除非寫得一點都不隱諱,否則我多半看不懂別人到底在寫甚麼東西。特別是運鏡,有很多橫向移動的鏡頭,譬如明明應該要好好把女主角放入畫面中的時, 卻刻意讓鏡頭慢慢地移開,像是暗喻著時間分分秒秒流逝,誰也抓不住,人們來了又去,相遇又分開。

每回看影評我都很佩服那些專業的文藝人士,怎麼能在看一部一兩個小時的電影之後寫出那麼多感想和闡述,他們寫的大部分內容都是我看不出來的。有朋友說過:「看不懂一部電影或許也是種幸福。」我是無所謂,有時候看電影我想要的或許只是呼吸電影中的氣氛、味道,或許像是迷幻藥一般可以讓我將自己處在一種迷濛的精神狀態中,可能會很舒服、有時或許憂傷,難以言說但卻令人沉湎。

“以後是多久?”
“不是說好 二十年?”
“二十年後你還會記得我嗎?”

現在的我連一年後我會是生麼樣都無法預料、猜測,更別說是更久以後了。

電影裡的台詞一點也不灑狗血,但處處使人動容。那天下午我坐在一間小小的教室裡看這部電影,教室裡坐無虛席,我坐在最後一排,沒開冷氣,十分悶熱。那天下午我的精神不太好。現在回想, 感覺這部片到底應該是部會令人靜靜看著看著就不自覺流下了眼淚的吧,那時候我怎麼能夠那麼漠然地看著男主角穿梭於兩個時空,一次次衝撞於情感和理智的高牆。

電影中沒有實際地鋪陳太多的「思念」,但是真的到了二十年後,男主角當真又遇到了女主角,女主角似乎誠然是個外星人,經過二十年歲月依舊甜美、年輕,男主角用力地回想,試圖用早已生澀的手語告訴她,告訴她這麼多年來他始終不曾忘記,他始終盼著有一天能終再相遇,這個畫面已經道盡胸中了所有的思念,即使女主角似已全然遺忘。

或許,當時看完電影我起身能夠如此安靜,能如此夠俐落地步離那間教室、不帶一點眷戀,是因為 此時我的心裡已經再沒有一點思念的緣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