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石六坑產業道路探勘

三條廢煙管、六坑產業道路位置圖
(此圖轉載自文清的部落格)
廢煙管位置圖

(到達廢煙管斷裂處的方式在前文已有描述,在此不再贅述。)
以下為六坑產業道路、三號廢煙管斷裂處附近相對位置圖:

1235465
(攝影:劉兆漣)

從廢煙管斷裂處遙看斷崖對面,下方即被沖毀的部分舊六坑產業道路
L1020511

廢煙道斷裂處斷崖看黃金瀑布
廢煙道斷裂處斷崖看黃金瀑布

六坑產業道路走到三號廢煙管斷裂處的盡頭是坍方了的斷崖

三號廢煙管斷裂處旁山壁看得到一條明顯是由人為徒步走出來的小路
影像0555

沿著小路往上走,有點陡
影像0547

約十分鐘後,彷彿無中生有出現了平坦的柏油路,這就是消失在坍方處之後的六坑產業道路,通往勸濟堂後方的茶壺山登山口
影像0551

回頭看剛剛走的小路,柏油路消失的部分就是坍方掉的六坑產業道路
影像0549

沿路有一兩間廢棄的工廠,盡頭是從前的六坑
影像0552

接下來的路愈來愈窄,並且開始上坡
DSC_7701
(攝影:劉兆漣)

出現了一小段石階路
DSC_7704
(攝影:劉兆漣)

最後變成泥土路,部分路段必須用手腳攀爬而上
影像0554

由於同伴中有人不願意繼續往上爬(太熱又太渴),我這次只有走到上面照片中這個地方。我在網路上查到有人從勸濟堂後方找到路往下走六坑產業道路到達廢煙管斷裂處(他的記錄在這裡),也就是說和這次我走的路線方向相反,因此六坑產業道路確實是可以走的,只是部分路段比較陡、或是長滿芒草,將來有機會我會試著走完這條路。

從報時山步道遠望六坑產業道路:
金瓜石六坑產業道路

從報時山觀景台往下看六坑產業道路:
影像0561< 從茶壺山車道終點處往下看六坑產業道路:
影像0563

[攝影] 九份基隆山頂遠眺

基隆 - Keelung.
攝於2009.3.15
ISO100 F8 24s

一年前的早春,剛考完一個大考,忍不住想要跑去哪個很遠的地走走。某天下午把雜事做完之後,探窗一看天氣十分不錯,當下立刻決定去九份爬基隆山,事出突然無法立刻向朋友借道機車,只好搭火車再轉公車去九份。

在隔頂走下公車時,天色已經有點暗了,趕緊走上基隆山步道,三步併作兩步向上爬,迎面而來十數名遊客往相反方向而去。大約二十分鐘後,爬到了山頂,趕緊拿出相機、架好腳架。

此時,往金瓜石的方向望去已是一片漆黑,看不清楚幾座遠山的輪廓輪廓,山下聚落點亮了燈火。夕陽落在遙遠的西北方,因此九份本山、瑞芳、基隆的方向仍然光亮。隨著時間經過,天色愈暗,山頂風勢也愈來愈強。上面這張照片是在即將下山之前拍的,因為我沒有快門線,所以必須使用十秒倒數自動快門,曝光時間25秒,再加上長曝抑制雜訊的另外25秒曝光,拍這一張總共得用去整整一分鐘。但是因為此時風勢實在太大,架在腳架上的相機被風吹得搖搖晃晃,我必須在按下快門之後,蹲在地上緊緊抱住腳架,讓腳架保持一分鐘的穩定。風聲呼呼,刮在臉上隱隱作痛,那一刻我在心中問自己:「我不是還只是個學生嗎,我他媽到底在這幹嘛啊?」然而,我也深切知道,我只有在這種事情的時侯才是真正快樂的。

金瓜石 廢煙管斷裂處

斷裂

照片中這個地方在金瓜石,精確一點的說法是,瑞芳金瓜石長仁社區旁邊的舊六坑產業道路,一號和三號廢煙管斷裂處。

從前金瓜石仍有進行金屬提煉之時,水湳洞選煉廠(也就是俗稱的十三層遺址)排出許多廢煙,造成嚴重的空氣汙染,影響鄰近住家日常生活。台金公司為此建了三條混凝土製、長達數公里的排煙管,將位於水湳洞的工廠排出之廢煙往上排至山頂人煙稀少之處。民國七十幾年左近,接連幾場強烈颱風侵襲台灣,造成金瓜石地區嚴重的土石坍方,許多工廠機具被沖落山谷,部分日據時期就已開採的地下坑道遭到掩埋,三條廢煙管中的一號和三號廢煙管也因此斷裂,形成上圖中的情景。

要走到廢煙管斷裂處,需走北34線道(即俗稱金水公路)往水湳洞海邊方向下山,一經過黃金瀑布有一個T字叉路,一般人會直覺地往左方走下去,往左方走到底可走到基隆山東峰山腳下的水湳洞、濂洞社區、十三層遺址,殊不知往右走的話有許多少有人知的神祕景點。在T字路口往右走,這條路就是從前的六坑產業道路,經過兩個大彎道之後,右手邊會出現一個非常陡的斜坡,入口處有水泥石塊擋住不讓汽車進入,從這個陡坡走上去,又經過四個陡彎,便能看到廢煙管斷裂之處,需要留意的是,從這裡再往前約30公尺處即是多年前坍方了的斷崖,如果在大霧中初次來到這裡(例如我這個神經病才會幹這種事),不明不白繼續催油門的話便會掉落山谷。

從Google Earth的空照圖以及網路上找到的資料多相對照,從前六坑產業道路可以從這裡一路走到茶壺山腳,盡頭約莫是現在的茶壺山登山口,也就是從勸寄堂停車場旁邊的磅坑口山洞後方約200公尺左右,此處立有一座石碑書名由此上可至茶壺山頂。在網路上搜查到一位在瑞芳土生土長的登山愛好者文清曾經從三號廢煙管斷裂處旁爬上山坡,沿著廢煙管頂部一路往山上走,最後可以走到茶壺山車道、勸寄堂停車場,這裡是他寫下的記錄。另外,我在Flickr上啊!?!?!?網友的照片中看到一張奇特的照片,經我向他詢問,他的照片中即是從廢煙管斷裂處爬上山坡,總之最後他真的找到了消失在斷崖後另一處的那一段六坑產業道路。雖然去過廢煙管斷裂處拍照多次,但每次去金瓜石總是匆匆地來、匆匆地去,無法騰出出三、五個小時甚至大半天去走登山步道,自然也沒有探勘過啊!?!?!?網友走過的那一段六坑產業道路,很是期待將來有一天自己去到那個地方,像是一個失落了的小世界。

三條廢煙管、六坑產業道路位置圖
(此圖轉載自文清的部落格)
廢煙管位置圖

從廢煙管斷裂處遙看斷崖對面,下方即被沖毀的部分舊六坑產業道路
L1020511

廢煙道斷裂處斷崖看黃金瀑布 (用手機拍的 畫質較差)
廢煙道斷裂處斷崖看黃金瀑布

九份金瓜石採金簡史

(整理自數本書籍)

1890年:一名鐵路工人在基隆八堵基隆河中發現砂金。
1891年:基隆巡撫諭示禁止採金。
1892年:清廷在基隆設立砂金局。
1893年:清廷將採金權包給金寶泉商號。李姓農民在九份山頂找到小金瓜露頭。
1894年:台灣被割讓給日本,台灣總督府在瑞芳設立金砂局。
1895年:台灣總督府頒布台灣礦業規則。
1896年:藤田傳三郎取得九份礦山(瑞芳)採礦權,田中長兵衛取得金瓜石採礦權。
1898年:顏雲年設立金裕豐號承租瑞芳小粗坑採礦權。本山組取得武丹坑採礦權。
1899年:顏雲年設立金盈利號承租瑞芳礦山大粗坑、大竿林礦區採礦權。
1902年:顏雲年承租瑞芳礦山菜刀崙礦區。
1905年:金瓜石發現硫砷銅礦,開始開採金銅礦。
1913年:本山祖將武丹坑採礦權一轉給金瓜石礦區。
1914年:藤田傳三郎病逝,顏雲年獲得瑞芳礦山區域所有採礦權,成立瑞芳坑場。
1918年:顏雲年取得瑞芳礦山所有礦業權,並且分區出租。
1920年:顏雲年成立台陽礦業株式會社。
1930年:田中組於金瓜石攝麗本山六坑電車道和製煉所。
1931年:田中組於金瓜石安裝無極索道。
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黃金交易市場中斷。
1943年:瑞芳礦山停產,員工轉調入金瓜石日礦會社,台陽事業衰退。
1945年:台灣光復,經濟部和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金瓜石礦山。
1946年:成立台陽公司和台灣金銅礦物局。
1949年:國民政府進行幣制改革,施行黃金管制。
1950年:韓戰爆發,金瓜石礦山開始進行銅礦開採及選礦。
1951年:國民政府禁止黃金自由交易。本山四坑、五坑開始出產銅礦。
1953年:國民政府公告由台灣銀行依照公告價之四成收告金銅礦物區產金。
1954年:台灣金銅礦物局改組成台灣金屬礦業股份有限公司。
1971年:九份礦區關閉。
1972年:台金公司設立銅精砂粗鍊和精煉設備。
1973年:金瓜石金銅礦源逐漸枯竭。
1977年:台金公司興建禮樂煉銅廠,同時在本山、樹梅、長仁礦體進行露天開採。
1985年:經濟部將台金公司縮編,由台電公司接管煉銅廠。
1987年:台金公司結束營運,由台糖接管。

九份的一場雨

戀戀風塵 - Dust in the wind.

(攝於北34縣道和102縣道分界的公車亭,照片中的小路即是北34縣道,往視角左後方有山尖路步道和基隆山步道的入口)

去年秋天,某天清晨去了九份和金瓜石。不知道為什麼,有空能夠去金九山區的時候總是碰上陰雨天,這次去金瓜石又遇到了陰天,但仍是義無反顧地去了。

刻意在天還沒亮就到達九份,去拍數張清晨空無一人的老街,拍完後把基山街、輕便路、豎崎路上上下下走一遍。

天亮後,騎車往金瓜石去,才剛離開九份、騎過隔頂停車場,天空落下大雨,雖然我有帶雨衣,但雨勢實在太大,索性立刻迴轉,將車停在路邊公車亭躲雨。雨勢太大,也猜不出還要下多久。我站在小小的公車亭內,聽著山和風雨的對話。小心翼翼將相機架在小窗的鐵欄杆間,按下快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