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惠比壽 めぐたま MEGUTAMA 寫真集食堂

開業於2014年,是一位攝影師開的餐廳,店內收藏了5000本攝影集,數量相當驚人,入內用餐即可盡情閱覽那些攝影集。餐點本身樸實無華,不是特別美味但能感受到用心。

這裡的地址其實是在涉谷,但離惠比壽車站只有700公尺,所以我把它歸類在惠比壽一帶。

東京新宿黃金街 Bar Izayoi 十六夜 酒吧

新宿黃金街(Golden Gai),是一個長寬都只有各大約50公尺的區域,裡面卻密集聚集了約280家酒吧和餐廳。每一家店店內的空間都十分侷促。

幾家先前我查旅遊資訊時已瞄準的店,若非客滿就是不接待臨時散客。最後我走進了這一家:Bar Izayoi 十六夜。

店員說之所以取名為十六夜,是因為那是滿月之夜的後一天。但滿月之夜後一天有什麼特別意義,店員就沒說明了。經懂日語的朋友提示,「十六夜」這詞在日文似乎有「猶豫不決」的意思,這麼一想,這店名就更有意思了。

順帶一提,我去 Bar Izayoi 這一晚,店內在放ANATAKIKOU這團的歌,風格很有趣。

尋找記憶中的一幕畫面

交會

去年某天,花了一整個下午,在東京,背一台相機,尋找一幕我17歲時在電影<咖啡時光>裡看過的畫面。我生性不喜歡帶旅遊書出門,當時手上的手機又無法連3G網路,大概走了3公里、跟大約10個路人問路,最後誤打誤撞終於找到了。其實,如果當時我手上有帶旅遊書的話,大概不用多久就會找到了。偏偏我不喜歡帶旅遊書、我看的日劇又少、出發事前沒有做夠多準備,致使我走了很多冤枉路。這大概是我做過最愚蠢卻浪漫的事情了吧。

其實,我有等到三條線的電車交會,但那張照片我拍得不理想,所以最後只選兩條線交會的放出來。當時我時間不多(連累一個同事陪我遮騰大半天),所以只等待了大約20分鐘。

出發前,我有把<咖啡時光>中電車交會那一幕的畫面下載下來帶在身上,在路上用破爛的日語加上英文問了不少路人,卻都沒人能認出來。最後是我在路上花不少時間在地圖上研究河流的方向、電車線的位置。原本我猜是在田端站、西日暮里站一帶,最後找到有點累了。後來轉戰秋葉原站、新御茶水一站帶,結果就找到了,原來是在聖橋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