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女童命案和死刑

去年,在Facebook讀到捷運殺人事件新聞時覺得很震撼,因為我就在那個捷運站住了3年。今天白天,依舊是在Facebook看到女童命案新聞,卻蠻淡定的,覺得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原來我們每日行走的大馬路上也可以是如此的不安全。小時候爸媽說,要玩就在家門口附近就好了,外面壞人很多。但連家門口都可以讓四歲的小女孩喪命。

支持死刑或是支持廢死的人,兩者看似想法南轅北轍,但我想其實他們心中至少有一個想法是相同的:「希望不再有下一個殺人犯和受害者」。然而從現在的台灣社會看來,假設明天我們一致同意拍板決定我們的國家永遠要有死刑或是永遠廢除死刑,都還是很有可能再在短期內出現蓄意殺人犯或是精神狀態異常(姑且不論是有病或是吸毒或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殺人犯。在近年一而再再而三的殺人事件發生之後,我感受不出來我們的政府和社會改變了些什麼作為。單單是執行死刑或是廢除死刑,都不會立刻也不會永遠使社會變得更安全,我們需要在教育、關懷弱勢、社工、醫療、警察….等等很多很多方向去做改善,且這些改善應該不會立即有效果。

看來現在社會中有相對少數的人(暫且假設他們比較睿智或是較有學識好了)在倡導廢死,但同時另外又有相對多數(而且多上很多)的人民希望我國有死刑,那是不是代表多數人民無法被「沒有死刑會更好」的論點說服、無法相信「廢死能讓社會更安全」?如果長遠來說我們國家要朝廢死的路走,或是說「即便當前民意不支持廢死但政府或是更具智慧者相信廢死是比較好的」,那政府就該花費較之當前十倍、百倍的力氣全方位地為了廢死的目標去健全各種配套措施,短期和長期的配套措施。一般老百姓、凡夫俗子如我沒有力氣去仔細研究探討太多道德、法理問題,大多數人最在乎的僅只是要生活得安心而已吧?

假設先不考慮冤枉了無辜者的可能性、也不考慮過失殺人的例子,無論是蓄意、疾病導致精神狀態異常、吸毒導致精神狀態異常的殺人犯,假設罪證確鑿,我真的無法相信這些人有多高的機率在其餘生再也不會再次傷害他人。就算殺人犯有一定的機率真能改過向善立地成佛,我想大多數人應該不會想住在這種人的生活範圍之內。國家應該照顧人民,

我認同國家殺人不是個很妥當的作法,但。我希望一來要能有更好的方式讓犯罪者暫時或是永遠消失於社會大眾的生活之外;二來要有夠嚴謹的司法審判程序去確定殺人犯究竟是不是有罪,罪證是否足夠;三來如前所述,怎麼從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關懷、醫療等各方面去減少更多殺人者的產生,殺人者不是生下來就想殺人的。

女童的母親受訪的內容,也同樣令我覺得不可思議。我無法想像也無法理解,一位不久前親眼看到女兒被當街活活砍死身首異處的母親,竟然還能堪稱平靜講出那般大智大慧的話語。那段話真應該寫進國中國文課本裡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