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

自從覺察空氣變化
我開始熟記
一天一班的火車時刻
將期盼凝視成路

那些年裡我們習慣
天亮才說晚安
離別時
不捨只留在指尖

漲潮的海岸線
笑聲朗朗
彼時的身影
記憶裡相互追逐的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