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巧遇鎮豪

昨天又巧遇鎮豪,和往常一樣,我們大約每三、四個月會在公館的路上巧遇。每次和鎮豪聊天,他的每句話都像是機關槍掃射一般,每句話都拋出不艱澀但是極端深刻的想法給我,或是拋給我問題,我總是只能頻頻點頭,其實我的思考根本來不及跟上他的論點。

我發現,回想了一下過去四年左右,每次和鎮豪見面,在見面之後、乃至於到現在,其實我幾乎全忘記了他對我說過什麼,我只記得,每次和鎮豪聊完天,都給我不小的啟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