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記憶。

離開學校後至今,雖然不時還是會回去學校,但許多校園中地景的改變還是使我難以泰然接受。

今天才發現,電機二館和資工館中間,是不是新種了好多顆大樹?我站在路邊發呆了一陣,怎麼樣也無法完全確定,那是否是在我念書時就有的了呢?當年我初來乍到時,應該不是長這樣子的吧?我並非全然難過於新的改變,而是難過於我的記憶竟然已非堅固明確。

剛剛看到別校的朋友來台大聽法學院的課,霎時間我無法明白怎麼會來總區聽法學院的課,兩秒鐘後我才想起法學院早就整個搬去總區後門了。這些事情我當然不是不知道,而是在我離開此地之前,便沒有深深烙印成為習以為常的認知;離開之後,總是害怕且不希望有新的變化,加諸於或是對過往記憶做出改變的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