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去了高雄

上禮拜在網路上看到高雄哈瑪星有幾棟老房子即將被拆除,突然間,有點像是因為一種無法抑止的想念,花大錢買了高鐵票去高雄走走。

匆匆只在高雄待了30個小時,住在兩年前入伍當兵之前住過的便宜旅館,騎機車晃了很多兩年前去過的街道、巷弄、山巔、海邊。想起兩年前待在高雄當兵的那一個半月,想著時間匆匆過去,離開校園兩年來以、生活中的種種。

晚上在廣州街、林德街、林泉街一帶散步,喝了一杯很大杯的Gin Tonic。慢慢走在安靜、樹很多的巷子裡,晚上有風但不致於冷。我覺得我整個人都醉了,但卻不是喝酒的醉,而是因為那晚風、那樹影、那些每一回短暫停留之中沈澱的記憶,酒不醉人人自醉,像是身上每個細胞都想和這座城市談一場戀愛。

不知道我這輩子會不會有機會,在高雄住上一段時間。如果真有那一天,也許因為真正靠近了,有些事情會不同,有些感情會改變,但那河邊、港邊的斜陽落日,想來仍是美麗如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