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呼吸過同一陣風

以大學來說好了,讀大一的時候,年紀大我最多的人是大四學長姊;等到我大四了,年紀小我最多的人變成大一的學弟妹。如此一來,雖然只在大學讀了四年,卻彷彿可以從中看到年齡層跨越七年的人群。隨著自己年齡的增長、以及認識的朋友愈來愈多,漸漸可以從中隱微感覺出不同時代裡人群的差異。

出社會之後,在工作場合或是間接因為工作的關係,認識了許多前輩和平輩,其中不少是高中或是大學的學長姊、學弟妹。特別的是,其中有一些朋友的屆數和我相近,許是大我一兩屆、或是小我一兩屆,我們在學時無緣認識,離開學校之後才因緣際會成為朋友。

這意味著,我們曾經有一兩年的時間,身處在同一間學校、同一個時空。我們或許共同證過校園裡某件大事,目睹某棟老教室的拆除和重建,也許都對某項學校的決策有過不平之鳴,也許都忘不了夏夜晚風中廣場上年輕男女和著吉他的歌聲。

有時,彷彿這麼覺得,因為待過同一間學校,我們的風格、性格會比較相近,也許那正是部分的前人、學長姊、前輩,選擇走了一條瘋狂、浪漫、不平凡的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