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鳥的對話

早已習慣了每日慣常雜事工作,沒有厭煩之感,也懶得花費時間和心神去抱怨。總之,該做的事情總是等著你去做,不多不少,也不會自己消失不見。

四個月前的某天清晨,天空並非特別藍,清早的氣溫也不甚惱人。我拉著裝滿了雜物的推車,走在尚未有人群出沒的長路上。我逆向走在路的左側,傍著一個人工湖,路的右側有一排大樹。


忽然,好似有匹黑色的長布自我視線右前方的空間灑下,原來是兩隻黑色小鳥,凌空飛過、急轉直下,一齊拐了個急轉彎後落於路上。那樣靈巧的身影,彷彿在空氣中畫出了兩條暫時存在的黑線,也像是畫筆隨興地留下兩道渾然天成的墨跡。

我的注意力頓時被牠們奪走,停下了腳步,站在距離牠們數公尺處。於我而言,更加富有神性的事情發生了。兩隻黑鳥之間相距約二十公分,收妥翅膀,彷彿將雙手背在身後。其中一隻首先點了點頭,另一隻隨即也點了回去。我這才意識到,牠們正在對話。牠們的姿態輕巧、輕盈,我自然永遠無法意會牠們之間的絮語,但我知道那絕對非是爭吵,也非訴說離情別緒。

這似乎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動物本來就有其神性,如同你我人類一般。

換個角度想,我們總是用自己的角度衡量他人,自然地或故意地忽略太多必須正視的事實,擅自妄下定義、自作聰明地企圖為所有事物做出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