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陸晉德電視專訪有感

909222137051770
(照片轉載自網路)

最近,又再度陷入不知道未來該做什麼的焦慮之中,半夜,睡不著覺,打開電視。亂轉遙控器,突然在東森新聞台看到陸正綁架撕票案的受害者家屬──陸晉德的專訪。

整集節目中,受邀出席的名嘴們都掩起平時辯才無礙的氣燄,安靜聆聽陸晉德對主持人講述陸正案的始末。陸晉德的言談舉止很像軍人,反倒是與他原本的商人身分不太像,左手插在西裝口袋,右手隨著談話在空中揮舞指點著,眉宇之間一股凜然之氣。

 陸正已經死了二十三年,經歷這麼久的煎熬、無數次的法院開庭審理,陸晉德的言詞和神情之中似乎已經沒有了悲傷,只剩下務必要讓兇手伏法的決心。節目主持人用很小心的口吻請陸晉德從頭講述當年這起案件的經過,我猜想類似這樣的問題,陸晉德早就回答過無數次,因此他有條不紊地開了口。當陸晉德講到警方經過十個月的調查,抓到十二名嫌犯後偵查審問犯案的經過,他的語氣愈來愈激昂,慢慢變成了憤怒;當他最後講到部分嫌犯鬆口坦承早已將陸正殺害棄屍,陸晉德在錄影現場雙手掩面、終於忍不住情緒哭了出來。

陸晉德一頭白髮,只剩下兩側耳朵後方還有一點黑,需要多大的毅力和決心,才能夠支持一個受害者家屬為了正義堅持二十餘年?人權團體聘請律師為那些罪大惡極的殺人犯辯護,從檢警人員的偵辦和法院審理過程中挑出任何一個足以顛覆判決的漏洞,
企圖為其脫罪。我真的無法理解那些人的居心。

身為凡夫俗子,而且是書沒念過幾本的凡夫俗子,我沒什麼能耐去仔細思考、辯證關於死刑到底應該存廢這般嚴肅的大問題。然而,國有國法,當法院法官已經判定死刑定讞之後,如果法務部長因為一己觀念之私,不簽署死刑令,這樣豈不是蔑視法律、蔑視國家和人民付予法律的使命?世界上各個國家的國情、民情各不相同,他國的價值觀可以參考借鏡,但我們絕不能容忍婦人之仁。

我曾經向一個從台大法律系畢業、進入台大法研所繼續深造的同學請教:「當一個律師明明知道某個殺人犯罪證確鑿、罪無可逭,為什麼還能夠要自己去為其辯護、企圖減輕其刑期?」當天這位同學給我的回答的大部分內容我都忘了,但我印象很深他提及到這麼一句:律師本來就該為自己得當事人爭取最大的權利和利益。我這位同學仍是很有耐心地向我解釋,然而坦白說,或許是我太缺乏法律學識,他的回答中大部分的論點我聽不懂,因此我也無從判斷論定其中是非。但是我記得,聽完他的回答,我對於「是、非」的定義更加不明白了。

在《看陸晉德電視專訪有感》中有 2 則留言

  1. 這是為了避免冤獄的產生
    難道你希望看到在憤怒的民意壓力驅使下 隨便判人有罪處死刑?

    版主回覆:(03/12/2010 04:18:25 AM)

    你好。

    你可能沒仔細看我的意思?如果已經經過法官判決死刑定讞,表示經過法律程序的調查認定這個罪犯是有罪並且應該處以死刑,法務部長卻不簽署死刑令,或是用別的方法讓這死刑令發不出去,那是法務部長的怠職。國家的法律沒有賦予法務部長決定罪犯的刑罰,如果經過檢察官、法官調查判決定讞的判決,都可以因為法務部長一人的理念或認知而顛覆,這叫做獨裁。

    假設今天有個犯人罪該至死,民意確實會期待殺人者死,但司法審判是獨立運作的,現在也早已不是古代衙門問訊的時代,所謂「民意壓力驅使(法官)隨便判處死刑」是不應該成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