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故 之二

南陽街

別後不久,日前收到短信
你患了多重人格分裂
同時併發非受迫性失憶
但總不會忘記那幾個住址
餘生一筆一筆索討陳年舊債

已經記不清楚
自何時開始不再相信童話
直到畏縮於人群中親眼目睹
寫滿真理的高牆被推倒,這才明白
宗教不過是個更大的謊言

想必上帝也會覺得你可悲吧?
我沒有絲毫驚動隔壁桌的夢境
選擇原諒你拙劣的告解

報紙上的鉛字寫著,我們的城市
佈建有史上最大頻寬的網路
足以稀釋任何種類的化妝品

「寂寞嗎,先生?」
陰影中竄出一身人工的香甜
一起用最快的速度飛上雲端吧
當你犬儒的手指敲下左鍵
所有資本主義者一同得到高潮

新世紀之初,我依舊隔岸觀火
聆聽缺了角的殘花
冷冷燃燒於南天
眾人齊歌頌你我苟且的夢境
「世上哪來那麼多一生一世?」

那麼燦爛的笑容
我差點忘了他們其實不是在演戲
與其探究台上女星的胸部是不是做出來的
我更希望你能說明白
今晚是你請客呢?
還是要Go dutc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