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短的「愛情長片」

ap_20070911031226578

片名:愛情長片 (Seven Scenes about Love)
導演:陳蔚爾 (部落格)
出品時間:2003年

第26屆金穗獎優等錄影帶
第3屆南方影展劇情片首獎
北京電影學院國際學生影視展
上海交大華語學生影視展
2004柏林影展第2屆電影新秀單元
第六屆台北電影節台北電影獎入圍…..等
————————————————–
我在2005年的時候得知於2003年出品的「愛情長片」,卻遲至2009年的現在才真正看了這部電影。

女主角的名字是「默默」,與英文字murmur有著相互輝映的奇妙涵義。電影中,默默不停操作著日常生活瑣事,洗衣服、燙衣服、烤吐司、看電視,其中穿插著各種影像符碼,諸如運轉中的洗衣機、西裝長褲和男皮鞋、床上的布偶熊、衣架上的白襯衫、只有獨居時才會吃的白吐司和大蒜醬…等等令人會心一笑的細節,用以陳述這段愛情的始末和經過。

默默料想是年輕的,並且尚未熟稔愛情,儘管如此,她仍是個癡情的女孩,一如我們對所有愛情電影的預期。默默和男人的約會總是約在同一家咖啡廳的同一個座位,兩人始終只點美式咖啡(有趣的是,電影字幕卻用義大利文來寫出美式咖啡這個詞)會遞上大得誇張的一束鮮花,一切種種像是行禮如儀。床上,充滿違和與艱澀的動作之間,默默在心靈和身體上都被男人拋棄了,轉過身去,竟是那隻布偶熊,用著始終無辜的眼神看著自己。男人離開了小小的房間,只留下一件白襯衫,不曉得是無意或是故意忘記。默默打開冰箱找出白吐司和大蒜醬,看著電視裡可笑的異國綜藝節目,她懷疑或許可笑的其實是自己。藍天白雲之下,男人的襯衫仍然隨風飄揚著,或許全世界都比默默還要早明白男人不會回來了,默默依舊像是進行著儀式一般,仔細地刷洗、熨燙男人的白襯衫。

形體上,觀眾早已在心中為這段愛情設定了結束的時間點,然而我們卻無法定義在默默的心中,她的愛情是否才剛剛開始。無論是對於任何一種人事物,可以用很短或是很長的時間來討厭或是喜歡上它;然而遺忘,卻需要用去一輩子的光陰。

幾年前我曾經想過一個問題,可不可能會有一部小說,沒有人在故事中發生對話,只有對於畫面和事件的文字敘述?或是有一部電影,從頭到尾都沒有演員的具台詞,只有時間、城市、事件不停兀自運行?我想這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但我讀過的書太少、看過的電影也太少,長久以來未曾經逢;兩三年前開始拍照之後,我一直不停嘗試將生活中雙眼所能見到的所有事物,在觀景窗中安在適切的位置上,讓無法言語的它們在照片中說出各自的故事,或是我希望他們能說出的故事。

甫看完「愛情長片」,腦中浮現上面提到的種種,在心中無聲地喃喃自語著「等等,這部片是不是從頭到尾沒有一句對白?」扣除男女主角在餐廳裡向店員點咖啡時的簡短言語,這部片似乎真的沒有其他對白(把DVD買回來之後只匆匆看了一遍就又借給朋友了,希望我沒有記錯)。或許,正如同本片的英文譯名「Seven Scenes about Love」,導演要描述的重點是故事發生的場景而非主角的愛情本身。雖然片中使用的電影符碼和場景常常可在其他尋常電影中見到,但是我想我會恆常將這部短短的愛情長片記在心底,哪怕只是一個場景。

在《最短的「愛情長片」》中有 2 則留言

  1. 想看 可是我這裏買不到 🙁

    版主回覆:(11/03/2009 08:45:59 AM)

    嗯嗯下次寄給你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