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舊慎思樓的照片

依照往例,回一中校刊社拿學弟的校刊回來看。社辦門邊的窗戶通常不會鎖,而且歷屆學弟通常會在窗邊書櫃上放上幾本剛出爐的校刊,讓已畢業的學長回學校來拿校刊。這天,我走到社辦門口,碰巧遇到要來社辦聊天殺時間的學弟,學弟就開門讓我進去坐坐。

其中一個姓蔡的學弟自我介紹,說他是校刊的美編和攝影。我在前幾期的校刊就看過他的筆名,我知道他得過不少文學獎,同時他也是校刊專題的重要寫手之一。我們又聊了一陣,這個蔡姓學弟將來想必是個人才,很會寫文章、會美編、頭腦清楚、愛拍照。希望他可以考上好大學。蔡姓學弟很禮貌地遞給我最新的校刊,育才街110期。隨手翻了一下,感覺做得很好,很有質感。但是,但是,翻到這一頁時我傻住了。

IMG_3432

因為,這張照片明明就是我拍的,原始圖片在這裡。料想應是學弟們要寫新舊慎思樓專題報導時,缺乏舊慎思樓的照片資料,上網搜尋圖片時搜到我的Flickr相簿網站,找到了上面那張慎思樓照片,但是他們未經告知我請求允許就把照片貼在校刊上。當然如果他有事先來問我,我不太可能會回絕學弟,畢竟借張照片也沒什麼大不了。真正我更無言的事情是在下面這一頁:

IMG_3434

這一頁,把同一張照片又貼了一次,而且上面文字的意思,從讀者的角度來解讀基本上就是:「這張照片的作者是一個不是我何某人的另外一個某人」,而這個某人就是這位蔡姓學弟,也太巧了,當我拿著校刊對他說「哎,這張照片是我拍的耶,你們怎麼會拿來用?」學弟也傻住了(笑)

基本上,我不是攝影大師,也沒有涉及金錢利益。學弟們這樣的做法,我實質上沒有損失太多東西。我心裡多多少少微慍,不過當然我沒有當面擺臉色學弟,只是半開玩笑地講了他幾句,順便提醒他們以後要留心這些細節,畢竟學長不會為難學弟,但別人或許沒這麼好心。我特別看了一下連頁的那張我拍的慎思樓照片,恰好在裝訂時是印在同一張紙上,所以我跟學弟多要了一本校刊,準備把這一頁給拆下來,可以貼在房間牆上留作紀念。

事後回家我想了想,他們這些小我五歲以上的學弟,從進就沒見過剛拆除舊慎思樓了,更別說身處其中。他們何須追憶這座跟他們根本沒見過也跟他們沒有關係的建築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不需要我花時間去思考,因為如果去追憶跟自己沒有直接關係的事情就是沒有意義的話,那麼有太多我們已經花去太多時間於其中的事情都沒了意義。所以這問題就讓它保持問號吧。

我只是覺得,如果這樣一張舊慎思樓的照片,足夠若有似無地串起兩代人(高三時在裡面待了一年的老人如我,以及從未見過其風采的小學弟)的記憶連結,那麼我拍那張照片所需要的意義和理由,其實已經完全足夠了。另外還有一張也是舊慎思樓的照片,在3年11班門口樓梯拍的:

猶見當年 - Those years.

這天其實是放假日,我從三樓走下樓梯時看到這個畫面,我不知道為什麼放假日還有學生在教室黑板上寫字,我既沒去注意他到底在寫什麼,也沒注意他到底是誰,我只知道,此刻這個學生的出現隱隱約約就是叫我要把這個畫面拍下來的。

其實我電腦裡和相簿裡還留藏了很多舊慎思樓拆除前的照片,但都沒有公開,原因是拍得沒有很好,純粹只有記錄和紀念的性質。然而,我覺得上面這兩張已經足夠我說完我對那個年代的追想和思念了。

附錄1:兩年前寫的關於舊慎思樓的小記
附錄2:一年前寫的近年來中一中校舍的變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