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相片0980

回台中的十天裡,找了兩天一早來到修平的咖啡館裡幫忙。我總喜歡打開磨豆機儲豆槽的蓋子,把臉湊上去深深吸一口氣,咖啡豆香衝上腦門,或許像是吸毒一樣。修平忙著接待客人和煮咖啡,我在旁邊幫忙洗杯子、清吧台。

一瞬間我們都不再是青少年了。我心裡也明白,這一年將是家裡能給我支持的最後一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