徬徨卻美好的<咖啡時光>

cafe_lumiere

<咖啡時光> 一片是台灣電影巨擘侯孝賢導演應日本之邀,於日本大導演小津安二郎一百周年冥誕時拍攝向其致敬的作品,頗有重塑「東京物語」二十一世紀版本的意味。電影幕後結合了侯孝賢、朱天文、杜篤之、李屏賓等華語電影界巨擘。電影主要涵蓋兩條軸線,一是即將成為單親媽媽井上陽子(一青窈飾演),二是陽子探尋日據台灣時期作曲家江文也的身世。

從事文字工作者的陽子,與在台灣的男性友人發生關係,並且確定懷孕已三個月,這件事對井上一家人原本平靜的生活投下一顆震撼彈。陽子在中元節回到老家高崎,向父母親告知懷孕的消息,同時她決定當一個年輕單親媽媽,將孩子生下來獨自撫養。

男主角肇(淺野忠信飾演)是間小書店的老闆,興趣是收集錄製火車運行時的聲音以及電腦繪圖。然而,電影沒有清楚交代他和陽子之間的關係,究竟他們是情人?曾經是情人?或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陽子不經意告訴肇她懷孕了,肇沒有太大的反應,這點或許暗示肇至少不會是陽子現任的情人,因為他沒有主宰兩人的感情的權力。肇想必是對陽子充滿了好感,卻始終猶豫不決,除了做自己工作上份內的事,他不時陪伴在陽子的身邊,照顧她的起居、陪陽子四處走訪、出入一間又一間咖啡館。電影接近末尾時,又一個侯氏長鏡頭,將身處兩台不同列車上的肇和陽子一起捕捉下來,這看似不可能的巧合更加說明了侯孝賢電影的功力所在,兩台速度不同、進站時間不同的列車彷彿道盡天意,無形中完美地解釋了陽子和肇的緣份。

陽子在懷孕之後的害喜和缺乏體力等症狀交擊之下,仍然繼續做著採訪報導二十世紀初台籍作曲家江文也的工作,走訪舊書店、採訪江文也的遺孀。陽子總是出沒於燈光昏暗、裝潢典雅的老咖啡館,或許撰寫稿件、聯絡事情、或是甚麼事也不做。在這些安靜、低沉的光暈之下,各種生命習題在陽子的腦海中、生活裡不停撞擊,相信當她起身離開時,她能夠更有自信地踏出腳步,迎向未來自己的人生。

「咖啡時光」的運鏡和演員表現講求的是「洗練」二字,不是一部要求演員在演技上有突出表現的電影,無論是女主角陽子或男主角肇,面對任何事情時都像是輕風拂過水面,起不了多大的漣漪。

陽子父親的一舉一動反倒擄獲了觀眾大部分的注意力,並且和陽子的母親形成有趣的對比。陽子在餐桌上告訴母親她懷孕了,母親非但沒有慌張失措,反而冷靜地詢問陽子打算怎麼面對此事;隔天,陽子也父親得知這個消息,他的心裡想當然是焦急、憂慮的,甚至憤怒,但是做父親的似乎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面和女兒討論這檔事,陽子父親始終沉默不語,假裝蠻不在乎,讓太太主導一切的發言。然而,從他持續倒酒喝、東張西望、起身又坐下等動作中,其矛盾不安的心情觀眾都看得明白。

五年前一個微寒的秋日,我拿了杯咖啡連鎖店的熱拿鐵,遁入位於台中舊市區的電影院,記得那間影廳十分窄小,不甚舒適,然而那自黑暗中射出的光芒開啟了日後我對劇情片的愛好。不一定非得經歷大風大浪才足以明白世事,「咖啡時光」描述的正是,平靜生活裡最深沉的生命況味,有時或許徬徨,最後總歸是美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