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

夏日 - Summer.

一直逃避這一天,但終究是來臨了。四年的時間像是光一般地向前跑,沒有等待也沒有停留。

有點像是苟延殘喘般地留在學校,五月的陽光和天空雖然明艷動人,像是來自依帕內瑪的姑娘,但是此情此景卻很難開心得起來。
今年考外系的研究所考試,但是落榜了,會延畢考明年度的考試。

因為自己還沒有要畢業,所以始終排斥著穿學士服、參加典禮這類的事情,直到禮拜六的半夜,接到大一時一起編詩刊的夥伴的簡訊,邀約隔天大夥見個面拍照,禮拜天早上才匆匆去借了學士服。

四年中,好多好多的朋友,給了我各方面莫大的幫助,我無法一一數清,我更害怕會不及言謝;有些朋友,我虧欠太多;有些朋友,我辜負了你們的期望。大學,可能是我學生身分的逗點,也說不定會是句點;倘若「台大」二字加諸在我頹敗的生命上,有任何光芒或是深刻的意義,其中最華美的那一段篇章裡,一定是你們的身影。

總覺得上大學後,記憶力大幅衰退,許多事情難以記清楚其最原本、最純粹的模樣,但是歷史本來就是因為有講述者的存在才能成為歷史。四年,一千五百個日子的時光,絕非寥寥幾行字便能重現,也許有些畫面或片段,在往後不經意的時日才慢慢拼湊完整,縱然是後悔,也將以無聲的微笑作結。

也許從此轉身天涯,也許很難再見到了,謝謝你們給了我一段珍貴的回憶,或長或短。無論你們是還留在學校繼續念書,或是去報效國家、出國、上班工作,祝福你們在未來的路上,勇敢、無悔,請接下我這個不起眼小人物的一點祝福,珍重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