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紀念碑

六四天安門事件紀念碑

(攝於2002年7月)

今天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二十周年紀念日,六四那年我才兩歲,對於那個年代的風風雨雨自然只能從史料和影像紀錄中去追憶。今晚吃飯時在麵店翻讀著報紙上關於六四的報導,我想起多年前去巴黎時看到的一幅畫面。

七年前的夏天和家人到歐洲玩。在巴黎的某天下午,以夏幽宮(la Cinematheque Francaise)為起點到艾菲爾鐵塔附近走走看看,不可免俗地上去到鐵塔頂鳥瞰巴黎市景,還吃了一球價格三歐元的昂貴冰淇淋。離開艾菲爾鐵塔後,繼續走在戰神廣場(Parc du Champ de Mars)、往著遠離鐵塔的方向,廣場盡頭是軍事學院(Ecole Militaire) ,這間學校出了一個曾經顛覆整個歐洲大陸的校友,他的名字是拿破崙‧龐那波堤。

在廣場末端有一座奇形怪狀的建築物,像是放大版的交通收費站,也像是用磁磚和壓克力改建的日本神社牌樓。走上前去細看,透明的壓克力玻璃上用灰色顏料寫了各國語言中的「和平」二字,一共寫有三十二種不同的語言。當年我來到此處之時是七月初,紀念碑上貼有簡述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牌子,因此我以為該紀念碑的建造完全是為了紀念六四;多年後在網路上查了資料,這紀念碑應該是因為美國九一一事件的爆發而建造的才對。

相對於坐落在廣場另一端、代表著高聳、優美、浪漫的艾菲爾鐵塔,這座和平紀念碑以矮小的身軀,只在廣場一角占據小小的位子。除卻以潦草的字跡寫滿的「和平」,紀念碑上沒有其他細節足以挑起觀者的情緒,冰冷的建材和直線的設計,面對著曾經發動無數戰爭的軍事學院,提醒世人珍惜和平的可貴。

從夏幽宮遠望艾菲爾鐵塔底部,以及更遠處的軍事學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