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聽庭筠的音樂會

青春年少 - The Singer.

和庭筠的認識應該算是我去搭訕人家的吧。大概一個月前在敦傑的個版上看到他貼了庭筠的部落格,我隨手點進去看了看,網誌的背景音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歌名是「夜夜夜夜」,聽得出來是錄音而不是唱片音軌。嗓音稍低,像是一種洗鍊沉穩的情感,歌聲相當立體,一連兩三天每當有在使用電腦時,我便打開庭筠的網誌不斷重複聽著這首歌。我原以為是在Live House聽歌手表演的錄音,雖然在網誌中得知庭筠是吉他社的,但我料想那應該不是他的歌聲。我很好奇想知道是哪個獨立音樂歌手唱的,所以冒昧寫了站內信去問庭筠那首歌是誰唱的。

收到庭筠的回信,大出我意料,那個錄音居然是庭筠和朋友自己錄的,我驚訝於那樣吸引我、幾天中聽了好幾十回的歌聲竟然就是出自庭筠。後來庭筠將當時的錄音檔寄了一份給我,我自然又是每天開電腦不停地播放著,連要上床睡覺時也不捨得將音樂中止。二月的時候我不小心弄丟了用了三年多的iPod,這時居然因為想要能夠走路時等車時隨時都能聽到庭筠唱得這首「夜夜夜夜」而跑去買了台新的mp3隨身聽。希望能夠聽看看庭筠的現場表演,向他詢問了近期他會有表演的場合,其中之一便是他自己和朋友籌策的小音樂會。

昨天去跟跟偉修借來AE-1和35-210mm鏡頭,想在音樂會這天來拍。老相機都是金屬製的,重量很重,加上這隻又是長鏡頭,然後這鏡頭的變焦環不是轉環而是前後直接伸縮,所以很容易不小心移動到對焦距離,有點不習慣。

期待良久,終於到了這一天。鹿鳴廣場很多人,我相當佩服庭筠有這樣的人脈及執行力,真的辦出了這樣一場音樂會,一圓自己的夢想。拿節目單來看,看到「故鄉普悠瑪」 先是一驚,往下看又看到「夜夜夜夜」 ,真是超興奮!

因為這相機實在有些太重了,我得用右手架在額頭和頭頂之間得位置來做支撐,樣子有點像是射箭時要拉弓前的預備動作。我拍照取景時的姿勢應該常常很詭異,甚至是很醜。有時是走在路上突然打開書包抓起相機喀擦按下快門,有時則是端著相機良久等待我心中想要的那個瞬間出現,那應該讓我在路人眼中像個變態大叔吧。原本想說把他裡面的剩的25張正片拍完就好了。結果事情的結果果然完全不是這樣,那捲拍完我馬上殺去買了幾捲Xtra400回來,整個就是我會做的事情。

由於天陰陰的,光線不足、鏡頭最大光圈又只有F3.5,我最快只把快門調到1/250或1/125秒,這樣的情況下用長鏡頭其實很容易手震,所以底片還沒洗出來前也不知道成功沒手震的照片能有幾張。去年電機之夜後,我就沒有拍這種紀錄舞台活動的照片了,況且以前都是用數位單眼拍活動,今天卻是玩得很大,用底片單眼,才一個多小時就拍掉了四百多塊。

下午才洗好的牛仔褲,結果就因為這樣我又穿去在草地上坐的跪的想必又弄髒了。天空始終陰陰的,彷彿隨時都有可能落下傾盆大雨,但是幸好終究沒有下雨。

「從今以後,記憶裡廣場上的風,將永遠有著你的歌聲飄颺,為我們的青春年少註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