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色

我對於不甚在乎的事情都真的相當不在乎。往常我都是到學校對面、過個馬路就到了的理髮店剪頭髮,對於哪家店剪得比較好這種事我也不大挑剔。

去年十月某天去剪頭髮,設計師問我要不要染個顏色試看看。我從來沒有燙、染過頭髮,一來我自己沒興趣、再者萬一我做了的話我保守的老爸老媽應該會打斷我的腿,因此從前設計師給我這樣的建議我都是直接回絕。

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被說服了,想說畢竟都規矩了二十年,稍稍放縱一次應該也無仿,但我又不想染得太誇張。設計師說那麼不彷試試用褪色漂染的方式,他說這樣一來可讓頭髮中的黑色氧化褪成褐色,增加一點亮度,頭髮就不會看起來重量很重,也不會像整個都染一般明顯。

但是結果卻不與設計師的說法相仿,而是我的頭髮變成了一頭很明顯的褐髮,原本的黑髮只有在髮根處稍稍隱現。回家時當然是被老媽唸了一頓。同學朋友初時看到也不免吃驚,畢竟從前我都是一副循規蹈矩的阿宅打扮,但我並沒有得到相當多的正面評價,毀譽之間沒有達到平衡。

天氣好的時候,陽光照在額前幾綹垂下的髮絲,映著黃褐色的光芒照進眼底。是種沒甚麼意義卻又很難言喻的感覺。

轉眼間半年已過,這段時間中我只剪了兩次頭髮,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在頭髮上多動甚麼腦筋。幾天前洗澡後對鏡一照,發現頭髮中的褐色已經不甚明顯,原本褐髮的末端經過兩次修剪,再加上新長出的黑髮疊蓋,旁人得稍稍凝神才看得出來有染過顏色。

那曾短暫照耀的褐色光芒像是一點我微微踰矩的瘋狂,如今也給時間沖淡了濃度和重量。

未命名 - 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