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

大一跨年,我和學伴在社會系草坪玩仙女棒看煙火

大二跨年,和小樵帶了啤酒到滿滿都是人的象山上拍煙火

大三跨年,原本沒有要去看煙火的,距離午夜前兩個多小時接到電機伯的電話,臨時決定一起去民權大橋上拍煙火,不過電機伯即將要結婚了,再也不用和寂寞無聊男子一起看煙火了~

今年跨年,或許是年紀大了點,已經沒有熱情和體力在這種冷到爆炸的天氣中上山去拍煙火,也不會特別想要慶祝,感覺就是,又歹戲拖棚地度過了一年。星期三下午日文課的空檔,老妹跑來學校找我借了相機腳架,我順便教了她一點煙火的拍攝技巧。入夜後,我待在平地都覺得冷得受不了,更加佩服老妹居然有熱情和一群朋友上山去看煙火。

原本我是想要就靜靜度過這個跨年了,如同高中時代那般,後來接到Joey的電話,一起到師大買了雞排抓餅飲料到他在青田街的家看電視吃消夜。連看了三年的台北101跨年,今年卻是看電視,坦白說還有些不習慣呢。

說是歹戲拖棚,還真的是歹戲拖棚。年紀愈大,更加有種愈來愈沒有目標的感覺,一天天行屍走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