梗這種東西

高二時為了參加和外語能力有關的比賽,曾經短時間準備過英文即席演講。當時,在比賽前兩三個禮拜裡,我和幾個一起參賽的組員學弟,以及一個學校聘請的外籍老師,整天混在一起,用英文討論比賽內容。即席演講其實只是比賽的其中一部分,其他還包括話劇、機智問答等。

晚上大家吃過飯後,我們會聚集在學校的教室裡,演練即席演講。外籍老師隨興指定一個題目,我和組員們輪流上台發言。那時候我看待即席演講這檔事的態度是不太正確的,我以為即席演講是,就算你站在演講台上時腦海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講些甚麼,嘴吧還是要能源源不絕地吐出些看似很有內容的話來,講白一點就是打嘴砲吧。即使你提不出甚麼有創意、有內涵的論點,還是要能夠從容地做好這一場表演。然而,或許當時我心存入此的想法也並非沒有道理,因為高中生的英文程度本來就很難講出甚麼有內容的東西來,辦給高中生的英文即席演講也不會出甚麼太難的題目,只要你的英文講得還算順,唬嚨一下是可以掰出個五分鐘的演講的。

上大學後,上台報告的場合多了,有需要團隊合作的課程往往需要上台成果發表。或許是因為高中時參加比賽、參與社團事務的一些經驗吧,我並不會畏懼在眾人面前發言,無論是在很多人或是有大人物的場合。有時候,合作做project的組員都不想上台報告,我乾脆就毛遂自薦,「那就我來吧。」省去彼此推託浪費的時間。

同時,我上台報告時有個奇怪的習慣:我不喜歡事先寫草稿。有些人會事先寫好逐字稿,上台之前把整篇背起來,或是將稿子帶上台逐字念出來;這種做法的優點是可以精確掌握發言時間,而且不會漏掉重要內容。我的做法則是:事先查好資料,確定哪些內容是需要提出來的、哪些是時間夠的話可以補充的,配合簡報投影片條列勾勒出大綱,在心裡大致打個草稿,最後再計時演練一下即可。但我生性懶惰且隨興,要我照著一篇文章一字不漏地念出來實在是太折騰了;要硬生生背稿的話,一來我懶得花時間,二來那反而容易讓我緊張。回憶近幾次上台報告,無論是參加比賽或是課堂報告,應該是還沒有出槌過。

上述的這種報告雖然和即席演講看似無關,但都需要能夠隨時因應在台上臨場的狀況而做出應變,現在的我看待這種事情,不再認為這只是「嘴砲」就能夠應付過去的了。演講說穿了只是講話的另一種形式而已,講話就像是不斷地從一個人的體內掏出東西,儘管這個「東西」看似只是無形的言語,然而如果你不斷地掏空自己,卻又沒有補充新的內容進來,那麼真的就會「言語無味」、「言之無物」了。那麼何謂「補充新的內容」呢?不外乎平時多看書、吸收新資訊吧,豐富自己的生活也是其一。

我回想起一兩個月前,某天和朋友聊天,我提及某件大一二時做過的白爛軼事,講到一半就被朋友打斷:「這你之前就講過了啦。」我愣了幾秒,面露尷尬之意,朋友則不留情面地再補上一句:「你小心你的梗快用光了喔」。這件事情,除了讓我反省我最近的生活是不是都太平淡無奇了無新意,以致於聊天打屁時抖的包袱都是舊包袱了,也讓我回想起前面提及從前上台演講、報告的記憶。雖世殊事異,其致一也。

在《梗這種東西》中有 2 則留言

  1. 我也像你一樣喜歡自己當上台報告者,
    也像你一樣喜歡不擬草稿,事前很自然的想好該怎麼講,
    不過演講這類的東西,還是要從打屁聊天中練習,
    我想,有天賦的人應該就是那種平常喋喋不休的人吧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