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

這一個月中我想通了蠻多事情。然後有些過往經歷的畫面,有些我早已不記得或是不曾清楚記得的畫面,居然在午夜輾轉反側半夢半醒之際,浮上眼前。似乎終於漸漸懂了些甚麼。

當年是怎麼樣會說出那樣的話、做出那樣的舉動呢?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是傷人,同時也受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