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窘

現在的我,需要找到下一個能夠令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方向。

秋颱遠走,轉瞬間天氣已儼然是秋天了,彷彿一個暗中做好的決定,毫無轉圜的餘地。慢慢收起夏天衣服,取出閒置了兩個季節的冬衣。

這時節總是漫著迷濛小雨,沾衣欲濕,打開傘也不是,不打開傘也不是。天黑之後經過椰林道,十數年輕學生背著吉他走過,看來應該是剛從吉他社社課離開的大一新鮮人,背著生平買的第一把吉他。

我聞到空氣中多了些潮濕的氣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