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啤酒

高中畢業前我滴酒不沾,怎麼也沒想到上大學之後我卻愛上了啤酒的味道。爺爺和老爸都很愛喝酒,就酒量而言都稱得上是酒國英雄之流。小時後,晚餐時間老爸喝啤酒時常會順便問我要不要來一口,淺嚐一口,我總疑惑這麼苦又帶有些臭味的的飲料為什麼會有人喜歡它,相較之下,酸酸甜甜的水果汁好喝多了。

考上大學後,頓時再無升學壓力,天空彷彿開闊了許多。已經記不得是在什麼樣的場景中我自己去買了第一罐啤酒,也無法理解為什麼突然之間喜歡上了啤酒苦苦的滋味。進大學後開始了在外地居住的日子,大一時偶爾自己買了啤酒窩在寢室看電影,我沒有遺傳到老爸千杯不醉的好酒量,一兩罐啤酒雖還不致不省人事,但也已無法做正經的要事。能夠一起喝酒的朋友不多,這並非意指話不投機,也不是我太孤僻,能夠一起聊天的朋友固然珍貴,能夠坐在身邊不發一語卻也不會尷尬的朋友更難尋覓。幾次和朋友在象山山頂、淡水河邊喝酒,記憶至今仍然清楚無比。

討厭啤酒味道的人大致可分成兩類,一種人全然滴酒不沾,另一種人雖然不喝啤酒,卻喜歡紅酒或是精釀的烈酒。然而他們討厭啤酒的原因皆是出自啤酒的苦澀。有個女性朋友曾經問我,啤酒這麼苦(這種苦味卻又異於咖啡的苦)你們這些怪人還這麼喜歡喝,一時間我無法回答個明白,隨口搪塞說大概青春也是如此這般的苦澀吧。微醺飄然使人放鬆,令人想要掉幾滴眼淚、唱幾首曲調,白天裡惱人的瑣事可以暫且放下,連同煩惱與惆悵,今夜痛快飲盡杯中物事。

鋒面來襲,下起了秋天的第一場雨,即使是深夜卻也悶熱難耐。空了的啤酒罐在地上輕輕一放,鋁罐和瓷磚敲擊的聲音在安靜的夜裡顯得清澈無比。九月風起的日子到來,有新的計畫要展開,有遠遊的朋友要歸來。今朝有酒,我醉欲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