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忙搬家

傍晚出門,想隨便買點吃墊墊肚子。說時遲那時快,在麵攤老闆就要把我點的東西煮好時,接到雅琴學姊的電話,問我有沒有空去幫她搬東西。一隻手拿著手機,連忙跟老闆道歉說改天再過來吃,騎上腳踏車去水源路和雅琴會合。

從水源路搬了點日常家具到溫州街,來回兩趟。一手抱著尚未拆裝的鐵架組,另一手提著粉紅色的大塑膠袋,裡頭裝了一個潔白嶄新的枕頭,和雅琴兩人慢慢地在街上走著。

三年前的秋天,雙手提了重重的行李隻身搭車北上,來到異鄉安頓。除此之外,我的生命座標沒有經歷過其他的大變動,頂多只是從一棟宿舍大樓搬到另一棟,轉來轉去仍然離不開原來的地方。提著雅琴的家當佇立車水馬龍的羅斯福路時,眼前一度產生了升大一那年離開家的幻影錯覺。

我的學生生涯已經開始一年一年地倒數,再過兩三年我即將離開校園,踏入鉤心鬥角、物慾橫流的社會。我也將要帶著我的所有,走在大街上尋找我的方向、我的歸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