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藍莓夜」

拎了瓶啤酒在客廳看,熟悉的王家衛電影的攝影風格,人物一樣是那麼孤獨,有時甚至近乎癡傻。

片中女主角在離開紐約前往孟斐斯之後,不時會寫明信片給在紐約開餐廳的男主角,然而女主角從不在明信片上寫上自己的住址,也沒有留電話,她留給男主角為一的線索是她在一家烤肉店打工。男主角想來也是個痴情漢子,循著電話簿一通一通地打電話給孟菲斯境內所有的烤肉店,詢問是否有叫做伊莉莎白的女孩,更甚者,寫了幾十封內容一模一樣的明信片寄去這些店家。「每一封明信片都寫著相同的內容,實在是件累人的事,但只要有其中一封能夠讓你收到,一切都值得。」男主角這樣說道,像是又一個中的癡情男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