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三月以來,好一陣子沒看電影了。去年穿牆人在院線上映的時候,原本我有打算要去看,但我沒注意上映的確切時間 (我似乎永遠都丟三落四的),等到我終於想起來上網查詢,發現兩天前下片了。國片真的很可憐,居然只在院線放了一個禮拜,看來票房應該很慘吧。前兩個禮拜看到學校藝術季的活動表裡面有要放映,我興高采烈地衝去看。

酒瓶青春.

整部片子很有詩意,不過這似乎像是每回我讀詩, 除非寫得一點都不隱諱,否則我多半看不懂別人到底在寫甚麼東西。特別是運鏡,有很多橫向移動的鏡頭,譬如明明應該要好好把女主角放入畫面中的時, 卻刻意讓鏡頭慢慢地移開,像是暗喻著時間分分秒秒流逝,誰也抓不住,人們來了又去,相遇又分開。

每回看影評我都很佩服那些專業的文藝人士,怎麼能在看一部一兩個小時的電影之後寫出那麼多感想和闡述,他們寫的大部分內容都是我看不出來的。有朋友說過:「看不懂一部電影或許也是種幸福。」我是無所謂,有時候看電影我想要的或許只是呼吸電影中的氣氛、味道,或許像是迷幻藥一般可以讓我將自己處在一種迷濛的精神狀態中,可能會很舒服、有時或許憂傷,難以言說但卻令人沉湎。

“以後是多久?”
“不是說好 二十年?”
“二十年後你還會記得我嗎?”

現在的我連一年後我會是生麼樣都無法預料、猜測,更別說是更久以後了。

電影裡的台詞一點也不灑狗血,但處處使人動容。那天下午我坐在一間小小的教室裡看這部電影,教室裡坐無虛席,我坐在最後一排,沒開冷氣,十分悶熱。那天下午我的精神不太好。現在回想, 感覺這部片到底應該是部會令人靜靜看著看著就不自覺流下了眼淚的吧,那時候我怎麼能夠那麼漠然地看著男主角穿梭於兩個時空,一次次衝撞於情感和理智的高牆。

電影中沒有實際地鋪陳太多的「思念」,但是真的到了二十年後,男主角當真又遇到了女主角,女主角似乎誠然是個外星人,經過二十年歲月依舊甜美、年輕,男主角用力地回想,試圖用早已生澀的手語告訴她,告訴她這麼多年來他始終不曾忘記,他始終盼著有一天能終再相遇,這個畫面已經道盡胸中了所有的思念,即使女主角似已全然遺忘。

或許,當時看完電影我起身能夠如此安靜,能如此夠俐落地步離那間教室、不帶一點眷戀,是因為 此時我的心裡已經再沒有一點思念的緣故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