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攸遊卡

上個學期初,學校為全校近三萬名學生換發新款的學生證,這次的更新主要是為了結合傳統學生證以及台北的悠遊卡,如此一來就能用學生證搭公車、坐捷運。然而,在領取了新的學生證之後、我遲遲沒有拿它去捷運站的服務處辦理開卡的功能,一來是舊有的悠遊卡已經用了兩年,不想輕易丟棄它,二來是萬一將來把學生證搞丟了,同時還得再付一次悠遊卡開卡的費用。

這禮拜五下午一放學、我迫不及待跳上捷運去台北車站搭車回家,急欲離開台北。踏進捷運公館站時,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我想要從身上找出一樣陳舊的東西,把它丟棄,無論它是甚麼都好,我想藉著這樣的舉動,丟棄一點身體內頹敗的元素,譬如說不好的心情或是不好的回憶。掏出錢包準備拿悠遊卡刷卡進站時,我停下了腳步,轉身走向服務櫃台又拿出了學生證,請服務人員幫我把舊的悠遊卡註銷、同時啟用學生證的悠遊卡功能。

記得那張悠遊卡是我在大學申請入學考試前夕買的,距離現在這時恰好三年,照理來說,當時我還無法確定未來幾年的去向以及會不會在台北念書,沒有必要花五百塊買一張悠遊卡,因為如果我去讀其他縣市的大學,這悠遊卡中預付四百塊錢的額度不知道要用到甚麼時候才會用完。但我彷彿相信著我本來就一定能夠順利考上心中理想的科系,待在台北念書,我不僅將花錢買這張悠遊卡的行為視為理所當然,同時無形中也把它當作一種對自己的激勵。

這讓我想起,在電影”A Very Long Engagement”裡面,失去未婚夫的奧黛莉杜朵喜歡用生活中的各種小事情來打賭,打賭她的未婚夫是否還活著、打賭她這一生還有沒有見到未婚夫的可能,藉由這種在他人眼中近乎愚蠢的舉動,維持她的信念,相信著遠赴戰場的未婚夫仍有存活的可能,並且持有著恆久的勇氣和毅力去探尋未婚夫的下落。此舉在整部電影中只是一個小小的環節,卻反映出我們面對人世間太多未知、不可測時的徬徨無助,渴求任何能夠倚賴的事物。

曾經,我以為,考上一所眾人心目中的理想大學,我的未來即將會是明確且美好的,誰知道現在的我反而如此對於未來充滿不確定感啊。然而當我把那張佈滿了使用痕跡的悠遊卡遞給櫃台的服務人員時,我是不假思索的。三年前拿著那張嶄新的悠遊卡來到台北時,料想那時的我是充滿雄心壯志的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