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的一條路

經國園道

每個人在生活中總會有各自熟悉的動線,固定每天要搭同一班車、走同樣的路,撇開這種因職業身分使然的情況,有些道路不是上學上班必須經過之處,卻吸引你想要三五不時去那走走看看。或許因為街上有著美麗的景致,或許因為你曾經在這發生過甚麼故事。在我心底也有一段這樣的路,它沒有明確的名稱可以界定,我只能模糊的稱呼它。

從台中市中港路和科博館演化步道交叉口開始,接上經國大道,跨過市民廣場的綠地,轉個彎沿著綠蔭步道繼續走,在國美館畫下終點。已經記不得是在甚麼樣的情況下,我開始喜歡流連於這個區塊。高中時雖然是母親接送我上下學,但我總喜歡不時把腳踏車騎到學校停著。那時的我不若現在槁木死灰了無生氣,而是每天到學校圖書館自習,一個禮拜七天都關在同樣的地方,久而久之自然感覺煩悶,讀書倦了便跨上車騎到國美館附近的綠園道晃晃。我從太平路走過窄小的巷弄接上大雅路,育德路、博館路、館前路,跨過中港路繼續走,從中興街過市民廣場後,再延著公益路和民生路之間的綠園道走向美術館。大概每兩三個禮拜就會沿著這樣的路線走一次,對於這附近的一切相當熟悉,就像是自家後院一般。

如果是在晚上騎車來到這裡,我會再從向上國中和美術館接壤處漆黑的小徑往更南邊走。國美館在大約七年前進行逐步的改建,一直到去年才全部完工,重點是夜間的戶外燈光效果以及展館外觀的改良。其中在主建築體後方增加了一座斜梯,穿過展館二樓形成一道長長的隧道,透過兩側的玻璃帷幕可一窺一樓大廳的氣派,同時還架設有電視螢幕隨時播放展覽訊息,能夠讓夜間來散步的群眾了解近期的活動和展覽重點。而走到隧道盡頭則是一個偌大的觀景平台,能夠眺望右側的館前廣場以及左側展館的暈黃燈光。我喜歡晚上一個人來看夜景、街景(其實從來也都只是一個人罷),心情好心情不好都來,大學申請考試放榜前一天晚上我讀不下書,自然也是跑來這裡靜靜待著消磨時間。

我鮮少在這附近遇見學校的同學朋友,而又因為路面被中央的園道占據大部分,兩旁的車道窄小,汽機車不多,相對於鄰近的中港路、公益路、五權路等,這裏常是安靜的。少了令人不悅的噪音,連空氣都令人感覺更加舒暢。台中市的綠地不算多,如台北市區的多條林蔭大道在台中並不多見,雖然市政府近年來積極在較寬的路段鋪設自行車道,得以同時規劃成綠樹圍繞的空間,但仍然寡不敵眾,難以在頹敗的市容中帶給人們足夠的綠意。我時常出沒的這段路,就是少數綠蔭蓊鬱的地帶,是我解憂散心的小森林。

夏日午後,買瓶飲料坐在經國園道的石椅上吹風乘涼,陽光和煦襲人,絕不過暖,空氣中佈滿慵懶閒適的因子,好似岩井俊二的氛圍。不發一語,靜靜看路人來來去去,一家大小牽著寵物出來溜瘩,或是老伴相偕步履蹣跚,尋常人家彼此的互動中流露著城市的光影。說不出來的原因,流連此地的時候我的心總是特別平靜,心裡甚麼事情也不去想,我喜歡閉起眼睛,聽四周的聲音。成語說萬籟俱寂,其實也不是真的完全沒有聲音,即使風停、人歇,空間中總還有些窸窸窣窣的聲響充塞在不起眼的角落中。當一個人把平時心中的瑣事都放下,就能夠聽到這些聲音。

大學之後,只有寒暑假較常待在台中,一旦有空我仍會騎車到這裡晃晃,或許是坐下來放空一下,或許只是驅車匆匆經過,有時還能指出哪裡多了一家餐廳,原本有家小店則消失不見。多年來年歲增長,從一個空間進入另一個空間,在每次來到熟悉的場景,也許我曾被這裡的風一點一點刻劃出新的模樣,只不過沒有人會知道我曾經在這裡出沒,無論是足跡或是呼吸都化入風中遠去無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