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片味

用數位單眼拍照約三個季節之後,因緣際會從一位攝影社學長那借來了一台骨董級的Contax底片單眼。第一次用這台相機來拍照,是參加乾哥哥的婚禮。體驗按快門後無法立刻檢視照片成果的經驗,而且每拍一捲底片,連同底片和沖片費得要花上將近兩百塊錢,按快門時的思考勢必得不同於使用數位單眼。

說到底片機,我是不太喜歡LOMO相機的,尤其是會產生嚴重色偏的機種。這類相機拍出來的照片不是過份濃烈了顏色,就是嚴重偏離了原本的顏色,如此一來影像自然迥異於正常視覺的感官,通常這種照片能夠迅速地攫取觀者的注意力,儘管被拍攝的內容物十分尋常,也能在照片中產生像是畫一般的圖樣。對我而言這是種能夠簡便得到”看起來不賴的照片”的途徑,卻非我所好。但在開始用底片機之後,某些我的想法稍微動搖了。

平時在網路上看多了網友拍的照片,很容易能看出這張照片是用數位還是底片機拍的,底片機拍出來的照片有一種無法明白言說的味道,無論是色調、顆粒都比數位照片好看。平時我拍數位照片通常是不會把照片修改太多,我覺得多半的修圖動作其實是在模擬、追求底片照片的觸感。對我而言,修數位照片的目的有三個:一是把照片的色彩、光線修正回原本拍照時景物真實的色彩;二是把照片內容改成拍攝者心中理想的圖像;最後一項才是利用修圖軟體之便,修補照片本身的瑕疵。雖不諱言,剛開始拍照沒多久時我也喜歡追求高對比、高飽和度的修圖方向,後期我則著力於貼近被攝物原始的色彩、光線。

然而,剛把拍的第一捲、第二捲底片洗出來,照片的感覺完完全全不同於以前拍數位照片。最大的衝擊是照片的顆粒,其次是色偏。以前拍數位照片,除非光線不夠產生雜訊,否則留白的地方就是清清楚楚的留白:然而傳統底片照片卻很有脾氣地在照片上所有的地方鋪上一層顆粒,很難說這到底是好看還是不好看,但對於看慣了數位照片的我,一時真是難以習慣。我不常拍黑白照片。拍了幾捲彩色底片,包括一捲正片,慢慢地我愛上了底片照片的觸感,那種很自然的微微色偏,我稱它為「底片味」。這確實使照片增色不少,卻使我想起了從前我對於LOMO照片那般的想法。

我重新思考,甚麼是物體最正常的顏色?甚麼是照片中物體應該要有的顏色?照片一定要和被攝物有著相同的顏色嗎?底片機拍出來的照片,色調視底片種類及相機鏡頭廠牌而各不相同,就像是風格不同的藝術畫作。面對同一個場景,印象派和寫實派的兩位畫家畫出來的作品自然迥異,相信沒有人會去追問他們,畫中場景原本的顏色是甚麼樣的?

想到這我有如茅塞頓開,從此我便不太在意色彩這回事,此後拍數位照片,修照片時我便不執著於被攝物原本的色彩究竟是甚麼?全然視這張照片應該表現出的感覺來修。當然,用電腦修底片照片的掃描檔案時沒甚麼意義的。同時,為了嘗試120正片,我買了一台Holga相機,無法用它精準掌握照片成品的一切,漏光、色偏更是正常現象,也是一種趣味。

漸漸的我發現,我拍照的重心慢慢地移往底片相機,雖然還不成氣候,但也有自己的一點心得。或許是時候學習進暗房沖片放相了,我也考慮著開始完全只使用底片機拍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