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裡的音樂

我家在一個死巷裡,數棟房屋圍成一個ㄇ字型,因此較少有人車出入,平日除了鄰近國小的上下課鐘聲及鄰居發動汽機車以外,巷子裡是安靜的,少有聲響。

升高三那年暑假,全家人出去旅遊留我一人在家。我把課本參考書和所有生活中必須的物品從二樓我房間搬到客廳,在一樓生活了一個多月,睡覺就睡在沙發上。有時候在凌晨五點醒過來,有時候卻也在時候才入睡。我的聽覺的敏銳度遠高於其他感官,躺在沙發上靜靜地聽,晨間天空將亮未亮時,能聽到離家一公里外種田人家的雞叫聲;夜半眾人歇息後,有時能聽到鄰居家裡隱隱傳來傷心情歌的聲音。待在家裡的時間長,因此一天之中,巷弄裡各家會發出的聲響我都了然於胸。只有一個人生活,作息起居不用太規律沒關係,傍晚從學校圖書館自習回來,隨便煮個麵買個飲料,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晚餐,累了就關燈、打開音響放音樂,倒頭在沙發上瞥著窗簾隙縫中透進來隔壁人家的燈光,慢慢入睡。

大概六年前吧,對面新搬來了一戶人家。至今我仍然不知道他們家人從事甚麼職業,我只知道他們家總喜歡把音響開很大聲,同時很喜歡唱卡拉OK。雖然他們只會在白天唱歌,而且歌聲不算太差,不至於太過打擾鄰居作息,但長假時我待在家裡的時間長,久而久之便感不勝其擾。美好的天氣,應當要平靜慵懶地消磨時間的日子,無端多出了音不甚準的雪中紅,不僅煞風景,還會使人神經緊繃。幾次委婉地告知他們仍不見改善,有一次我按奈部主,打電話報警,既然鄰居好言勸說無效,請警察來登門關切的話他們應該知道要檢討一下了吧。然而,仍然徒勞無功,我也只好坦然接受。

相較於他們,我自認在家裡放音樂時還算有點節制,不管是放輕音樂或是重金屬搖滾都不會恣意把音量開太大。人總會認為自己喜愛的事物是有水準的、有內容的,若親近你的朋友不以為然,我們反而會認為他們怪怪的,或說是不諳其趣,或說是不解風情。的確我也有過「我放這麼好聽的音樂都沒放很大聲了,你唱歌這麼難聽唱那麼大聲幹什麼」的想法。

昨天下午出門閒晃回家時,駐足門口良久,居然聽到巷裡又一戶新搬來的鄰居家裡在放音樂,是這條巷子很少會聽到的Bossa Nova。平時在巷裡頂多聽到我家和原本對面鄰居家的音響聲:鄰居家的卡拉OK內容包羅萬象,從雪中紅到Steve Wonder(某次我聽到他們在唱”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時,我感動到差點就要原諒了他們音響開太大聲的一切過錯);如果我不在家,老爸多半會放老歌或交響樂,如果我在家,古典樂、重搖滾都有可能。因此Bossa Nova這種異國風情濃厚的曲調出現在小巷裡,完全吸引了我的聽覺神經。

我開始反省,說不定平時我放音樂時雖然自忖不會太大聲,說不定也已足以影響到鄰居生活?尤其是住在我家右邊的獨居老婦?或許我的鄰居更早已習慣,聽到那很吵的搖滾就知道隔壁那家的大學生放假回家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