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朋友照的照片隨想

一年半前,大一暑假,和國文課的同學一起編詩刊,我跑去實踐找汎晴請教一些影像處理的問題。和汎晴在實踐附近小巷弄裡一家簡餐店吃飯時,翻看著她筆電裡的照片打發時間,看到上面這張照片時我不由得倒抽口氣連聲叫好。

實踐大學離校門口最近的那棟大樓造型很前衛,灰色基調,簡單的幾何圖形拼貼於建築表面四周,四、五層樓高的挑高設計在有限的建地面積裡產生了磅礡的氣勢。這棟大樓有一邊的樓梯和走廊是外露在鄰近兩側建築之中,行走其中可以一覽校門口的恢弘氣勢,上面這照片就是從樓梯扶手往下方拍攝。正常人平時應該不會蹲坐在樓梯上看書寫東西吧?或許也得須要有這樣一座造型漂亮且解放了空間的樓梯,才能吸引人寫意地坐在一角書寫塗鴉。撇開先天的優良條件,這張照片讓我似懂非懂地明白了甚麼叫做照片的故事性。

有朋友問我我拍照拍多久了,我總是回答剛滿一年,雖然我留了不少國高中時期拍的照片,但那時一來相機不夠好,二來那時也還沒有認真的把拍照片當一回事看待,僅僅是看到漂亮的畫面就把快門按下去。幾年下來胡亂拍也累積了些照片,其中有些至今我仍很喜歡,雖然如果要嚴格看待,或許不過是出於內容的不可回溯及獨特性而並非取景真的有多好。一直到了一年前有了自己的相機,我才開始比較認真的拍,那時還沒加入社團,沒有人教我,我自己買書來看、自己摸索,剛開始拍的一個多月我甚至還不知道要怎麼改變相機的曝光補償。

一直到一個多月前系上的攝影展,選照片時我仍暗暗叫苦選不出夠多夠有故事性的照片。如果因為照片內容本身就是大眾譜片能接受得很美的事物,可看性不夠,我希望能拿出用照片本身就能讓人屏息以及喚起觀者思緒的作品。或許是可遇不可求,或許是需要拍攝者對於生活中萬物有情皆抱持興趣及感情,最重要的還是耐心和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