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電機音樂會後記

其實這次我們是有夠多的時間足以好好準備表演的。很久以前我就和小朱提過想要一起搭擋表演John Petrucci和Jordan Rudess寫的曲子,小朱和我剛好他彈吉他,我彈鋼琴當伴奏。卻一直拖拖拖拖到了十月底我們才決定真的要在電機音樂會做表演。

選了兩首John Petrucci和Jordan Rudess在加入Dream Theater前的演奏曲,我想這兩首應該也是他們所有歌裡面最簡單的兩手吧,只要再難一點點我就得投降了。兩首歌,State of grace和Hourglass,都是吉他為主旋律,鋼琴做為背景伴奏,不若有些他們其它的歌是吉他、鋼琴輪流當主旋律。我們在網路上找不到完整的套譜,僅只找到吉他譜,所以我得自己聽音樂想鋼琴的部分要怎麼彈。Hourglass的吉他和鋼琴分的比較開,我用記譜軟體逐小節一個音符音個音符地把整首歌大略記下來;然而State of Grace的電吉他太過搶眼,加上鋼琴伴奏編寫的有如海浪一般,每次旋律高潮來臨時音符一波接著一波翻湧而出,對我這種古典底子不夠好的人來說,很難只聽音樂檔案就把音符都記下來。於是後者這首歌就一直被我擱著。

懶惰又不願面對現實的結果,一直到了表演前幾天我仍然沒有把State of Grace練好,我只有背好電吉他的主旋律,再大略記下各段旋律鋼琴伴奏的感覺,打算自己即興配伴奏。這樣的做法當然不比照著譜練習來的穩定,正式表演前兩三天,我和小朱在二活琴房搭檔練習時,我的狀況很不穩定,我開始著急了。我試著整首歌從頭到尾都要讓音符如流水般很自然的浮湧而出,一直到表演前一天終於有了點樣子,但仍然常常出槌。

音樂會那天下午我和小朱在二活做最後一次練習,坦白說我的鋼琴的部分沒有很流暢,我感到很對不起小朱,有種拖了他下水的感覺。離開二活到視小彩排,測試吉他音箱的音量,以及和鋼琴的搭配。彩排之後我抽空去博理館撤下攝影展的展品,陸續遇到野人、荏文、小青和于軒。和野人聊了一陣,撤照片又花了我不少時間,因此也沒時間去二活做最後的練習了。音樂會開場前不久,我拿了iPod披上外套步出視小,天已經黑了,套上耳機,我想要好好聽一聽我們要表演的兩首歌。在夜晚初降的校園路上慢慢走著,音樂隔絕了風聲和人車喧鬧。我突然恍然大悟。

先前我總是急欲把鋼琴部分的每個小節填滿,手的抬起落下之間但求圓滑流暢不留間隔,難免急躁。我儼然忘了我是和人搭檔的,況且我還是伴奏,我只想著讓鋼琴的旋律豐富好聽,卻忘了應該達成兩種樂器彼此間的和諧和互補。iPod裡的流出的音樂,起碼鋼琴的部分全然不若我在練習時的強硬霸道,而是適時留白,絕不過分濫情,做好伴奏的角色。我走回視小,以屆開場時分,第一位表演者已經站在舞台側邊的入口做準備。我來到地下室的表演者休息室找到小朱,跟他說了我的想法,同時提醒自己待會正式上場時要記住收斂自己的音符的情緒。

上場,就上場了。緊張使然,我仍然是出了不少小毗漏。但是這樣的表演經驗夠新鮮也夠大膽了,儘管我們選的曲目在技巧上而言不是甚麼了不起的曲子,但是應該沒太多人像我這麼大膽居然敢在沒有譜的情況之下即興表演吧。然而場控的工作人員在架麥克風的時候出了點差錯,以致於觀眾聽不太到鋼琴的聲音,是為遺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