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中,你翩然而至
如同海潮和手的觸摸
包容我的不羈奔放
從此甘心做一朵浪花

轉身 嘆息,取代日昇月出
左右我潮起潮落
失去了半泰半重力之後
才開始思考方向的問題
岸上或是大海深處?

我開始這麼想
無須一一註解每個眼神起落
就這麼飄浮、旋轉
直到有天世界可能崩毀
一切無法再翻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