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了水的課本

那天整理書桌之後,悠閒地擺弄著牆上浮貼著的照片和明信片。靜靜看著花花綠綠的圖樣,口有些渴,伸出左手要拿水壺,才發現剛才沒把水壺的蓋子拴緊,水溢了滿桌。桌上擺了一排的課本,半數已身陷水窪。或許是早已習慣自己如此的迷糊,我起身不急不徐地移開書本,抽了十多張衛生紙往桌上丟。

把課本放在一旁櫃子上,期待他能夠自然而然地自己風乾,沾了水的頁面規則地如坡浪一般蜷曲,書本的下緣因此竟然變得比上緣更厚了,多出了水的重量吧。

我聯想到,身為群居動物的我們,沒有任何事物是單單只屬於「我」和「你」。就連寄一封信到某個人,中途必須經過多次的轉手,從到郵筒收件的人、郵務人員、郵差,最後才到達收信人手中。那麼,一封信在這些必要的過程中,除了信件本身負荷的愛恨情仇,是否還因為沾上了這些人手上的汗水、油漬,而增加了些許的重量?

我的這些課本或許兩三年後就會被束之高閣了,料想我或許沒有閒情逸致打開課本來回憶當年,有沒有可能,某些我曾經擁有的喜怒哀樂就這樣遺留在課本的書頁中,塵封在書櫃深處?我們在時間的橫軸上,不斷地進行得到和給予,不知道這樣是更加完整或是永遠不會完整。我又想起結尾的台詞: 「留下甚麼,我們就變成了甚麼樣的大人。」距離我第一次看已經快要三年了,我的生命仍是一點也沒有前進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