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

中午出門去校門口拿照片、修雨傘、逛逛鞋店。下午兩點又開始了台北市惱人的大雨。在勝利前的騎樓拿出相機對著人行道和羅斯福路亂拍了很多照片,大世紀現在上檔的電影只有「我曾服侍英國國王」引起我興趣,但是我剛好錯過了兩點開演的場次,雖然穿的是涼鞋,但是鞋子和褲管都濕濕的不想進去誠品看書。站在騎樓發呆了良久還是想不出來還能有什麼去處,那麼還是回去宿舍吧。

經過剛剛倒閉的唯客爾,突然一道白色的光線直衝門面而來,反射性地整個人往右邊躲開,胸前一陣濕意,瞬間才省悟原來那道光只是騎樓天花板漏水露出的水滴。然而,在瞥見白光的瞬間,還來不及思考是否會是什麼傷人的力氣之前,我的身體已經替大腦做出反應。

讓我想起大一下某天晚上離開總圖騎腳踏車去系館,在農藝系館右轉,路口一個看起來約莫高中生年紀的男生招手把我攔下來,問我鹿鳴堂該麼去。我愣了一下,畢竟對於非台大學生而言,從活大這頭跨越半個校園要找到鹿鳴堂是有些困難的,我轉過身去伸手向右後方指指點點,想辦法告訴他應該在哪裡右轉、左轉之類的。忽然,也是反射式的,我回過頭來瞄了他一眼,並且把我的腳踏車轉了個方向、正對著這個男生,才繼續對他解說方向。做出這個動作的那幾秒鐘之間,我想到的是,一個男生晚上近十一點在台大校園裡問路,實在有些怪異,我轉過身去半背對著他說話時,他只要輕輕伸手往我身上一推,由於我腳下還跨著腳踏車,一定會重心不穩倒在地上,萬一他想要趁機搶走我身上的東西,我絕對不及反應。如果我把身體和腳踏車轉個方向正對著他,就不會有這種危險。

事後我想了想,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從小我們學習該如何保護自己,同時也被父母、師長保護的好好的,提防不好的事情降臨在自己身上。或許我們已經喪失了一些,對於人群基本的信賴與關懷。或許這是長大成人,必經的過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