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斗子

先前看,片中提及八斗子漁港是個適合看日出和日落的景點。其實在那時候我根本還搞不清楚八斗子到底在地圖上的哪一個點,只知道大概在基隆港附近。於是,從看完電影後,心中便縈繞著「想要去八斗子看日出或是日落」這樣的念頭。前些日子分別在宜蘭大溪以及九份各看了一次日落,便盤算著哪天要腳踏車去八斗子海邊看個日出。

前天頭痛復發,在床上窩了一天,悶得很。午夜時分左思右想,怎麼樣也靜不下心來,打定主意,「就今天去八斗子吧!」。開電腦查閱地圖、組裝腳踏車、鈀輪胎打氣、收拾裝備、找幸倫學長借車尾燈和LED頭燈。其實在出發的時候我還沒決定好要走哪一條路回來台北,但是,就出發了。

許久沒有騎車,感覺有些生疏。奔馳上半夜兩點的基隆路,馬路上猶有未眠的人們在程式中奔馳著。我迅速走過基隆路、忠孝東路、南港路,從新台五路進入汐止,開始出現一個個緩緩的小山坡。之前和草酸去九份也是走這條路,一路上按圖索驥,半摸索地往目的地邁進,我喜歡那樣的感覺。

原本我估算日出的時間點大約在四點五十分,在半路上我擔心無法在日出之前抵達八斗子漁港。豈知我忘記了從台北到基隆,地勢上而言是一路下坡,不到四點我就騎到了八斗子。反倒是路標標示不清,尋覓八斗子濱海公園的過程我兩度走錯路,一次誤入某個私人公司的廠區,一次是走過頭騎過了基隆和瑞芳的縣界才折回來。

在越過基隆、瑞芳縣界的路上,因為電力公司徹夜修理變電箱,中途一小段路約一公里多的路燈全部熄滅,頓時一片漆黑,原本我只打開安全帽上的LED頭燈,趕緊再打開原本的車前燈。深刻體驗到「明月照我行」這句話的意境。

後來終於找到了正確的入口,我才得知原來八斗子海濱公園,或稱作望幽谷,是一個臨海的山丘,從台北到基隆一路都是平地或是微微的下坡,再最後的這段路才出現累人的上坡。還好即使我因為走錯路和走過頭浪費了近半個小時,我開始爬通往望幽谷的時候天仍然是一片漆黑,先前我的擔心只是徒然。

爬完約數百公尺的上坡路,眼前出現一個寬廣的平台,走到平台的邊緣,才發現原來大海就緊鄰著山壁,遠方海面上有一排漁船的探照燈連成一條白線。山丘背向海的一邊,是八斗子漁港,雖然這時是清晨四點多,港邊卻是燈火通名,想是早辛勤的漁人早已上工。

把腳踏車停靠在平台邊緣的木柵欄,靜靜等著日出的到來。陸續有年長的男男女女出現在平台,繞著平台邊緣散步。天色漸漸明亮,我納悶為什麼沒看到太陽從海中浮出來的景象,才發覺今天海邊霧氣太重,只看得到一片白濛濛,連海天的邊界都看不清楚。糊裡糊塗,天就亮了。等到我騎車離開,才在靠海的公路上看到紅通通的太陽已高掛約二十度仰角的天空。

回想去年暑假,我沒有參加系上的任何一個營隊,幾乎整個暑假都待在家裡。那時候對於騎車的熱情不若現在的低落,三天兩頭就把車抬出去到處亂走,而那時候我選擇的路線都是往山裡騎,如擎天岡、國姓、日月潭等。倒是這個暑假,先前去草地音樂節、這次來八斗子,兩次都是到海邊,彷彿去年的出遊是走「山」的風格,今年則是探索「海」。這個暑假已經去看過太平洋和東海,接下來想去看看台灣海峽,可能會走西部濱海公路去新竹晃晃吧,巴士海峽的話,留待比較有空的時候吧。

騎車離開望幽谷,回到市區,我一下子拿不定主意要騎哪條路回台北,原路回去的話有點無趣,於是想要繼續往東繞到瑞芳,挑戰早就想去的106乙和106從政大方向回公館,但是又懷疑自己有沒有能耐在已經騎了從台北到基隆45公里的路之後,再逆騎106。越過縣界、進入瑞濱,準備要右轉走台2丁去瑞芳的時候我決定放棄,沿原路折返,改天體能比較好的時候再來挑戰這種瘋狂的路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