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郝譽翔的部落格

最近發現郝譽翔的部落格,斷斷續續看了幾天。我這輩子頭一次聽到楚浮、勃格曼、卡霍這些人的名字,就是郝譽翔告訴我的。到今天我才第一次看卡霍的電影,,其它的部份也只看過楚浮的。

還隱隱約約記得四年半前的秋天,師大路上的Vino,和社團的人一同去採訪郝譽翔。雖然最近這幾個月常常經過師大路,可是我忘記注意古典玫瑰園旁邊那家咖啡廳還是不是叫做Vino。記得高一那時的我,走在師大路上,還很新的制服飄揚在不屬於我的時空,不知道兩年後的我會落腳何處。

高中時我還沒有很愛看電影自然不曾聽過那些上個年代的大師的名字。現在,有時候瞄一眼電影畫面的色彩,就能猜出那是不是法國片。

記得那天下午她請我們所有人喝的花茶,我甚至記得那天她穿什麼顏色的衣服,白色V領上衣,咖啡色長裙。回到學校之後,好幾個晚上我留在社辦聽採訪的錄音檔案寫訪問稿。高一的時候什麼都不懂,放學、放假的時間就只有拿參考書去圖書館這唯一的選擇而已,甚至很少關心課本以外的事情。她說過,年輕時,趁著還是學生的時候,多看點好電影、聽好音樂,廣泛閱讀。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做到,但是至少上大學之後比高中時接觸了更多有的沒的、課本以外的東西。

雖然高中時成績也不是頂尖地突出,但我那時從來沒有想過大學會讀台大以外的學校,也沒想像過在台中及台北以外的地方生活會是怎生情況。考上電機系,似乎就成了當時人生最大的心願,而最後也順利考進來了,卻也從此失去了曾經有的毅力,不知道下一個目標是什麼,茫。

雖然,花時間在那些有的沒的的東西上似乎是看不到什麼立即的效果,,或許這種事情也沒有所謂效果可言,成績上屢屢的不如意只讓我想花更多時間去看舊的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