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M的信

M:

我大概沒有跟妳說過,從我年紀很小的時候,我就很相信預兆這種東西。我相信,人類的大多數都是被歸類為凡夫俗子,所以某種程度而言,現在我們的行為僅只是在重複過去曾經存在的生命和事件。

我也相信,等到我年紀大一點,經歷過的事情、見過的世面多一點,或許我也能從我的生活中洞悉一點所謂的,預兆。這並非能夠讓我預先見到未來,而只是讓我更能體會許多眼神、言詞的來龍去脈,以及之所以發生的原因。

或許妳不相信,下午妳傳簡訊給我的時候,我已經猜到了一切,但是我仍然慢條斯理地寫著手邊的電子學習題,洗了個澡才出門。

高中時,我最大的成長和收穫不在於在升學考試考進第一志願;而是,那時候的我無論遭逢多大的挫折,我都能冷靜地承受、自己一個人尋求解決。或許我不喜歡停下腳步等待他人的速度,以致於冷漠,冷漠的結果是我變得安靜,能不講話就不講話。

昨天凌晨我走到宿舍外面,空氣中滿是水氣的味道,一旁的草地隱隱有水珠反射出的光芒。我想今天會下雨吧。

說完再見,我胸腔裡的空氣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往身體外面抽走。真的說再見時,我一向強迫自己不能回頭看。買了條黑巧克力,我哼起無印良品的歌,「就叫我孩子,孩子在你面前覺得真實,讓我露出本來的樣子,自然說出心事。」或許我還是不懂得要怎麼打開心去愛一個人,

回到寢室,書桌上的課本還攤開著,打開電腦,找出我始終最愛的張雨生。

「想把手上這個蝴蝶結 親自送到你的面前 別在秀髮間
然而現在這個蝴蝶結 卻靜靜躺在心靈的深淵
再也不會 別在妳鵝黃衣領邊」

我還沒理解為什麼妳要送我主題是「流浪」的雜誌。但我想起了張雨生的歌詞「我是客途之雁,卻一往情深,從此無意追逐,新綠的春。」現在我要轉身,再次起飛。 我可以很冷靜,也可以很冷漠,「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我歡喜我悲哀我有情有愛。」

那不只是閃動的小小火燄,它在我心中燃燒了三個季節,我會永遠記住它,記住妳的眼神,記住妳長髮的溫度。再見,M。我也要向一部份曾經的我說,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