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

老媽說過,我的喜怒藏不住,一定會現形於面容。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個情緒易受波動的人。

很多時後我們需要表現得假一點,像是外交官一樣,才能保護自己的利益,同時又爭取更多的利益,像是一種防衛;用另一個角度來想,或許是為了營造出一種我們所沒有的假象,一種欺騙他人也欺騙自己的假象,就像所謂的”裝酷”、”裝帥”。

對於不關心的事情我似乎就會表現出一種完全不關心的姿態,而當我必須要置身事中時,對於能夠持有多少堅持其實我也對自己沒什麼把握。或許現在的我還無法深情地付出以及邁開步伐。

這到底是隨性,或是隨便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