慟 之二

在我三歲之前發生了許多重要的事情,可惜那時候我太小了,記不得太多事情,在那時間片段附近,我能記住最早的事情且還留有視覺印象的,應該是三歲時走丟那次。

再者,就是五歲時祖父的死。我還記得在家裡客廳,大人們圍著祖父的床跪了一圈,記得在台中殯儀館的靈堂堂哥代表家族讀給祖父的信,記得在墓地,長輩們緩緩把祖父的靈柩放在祖母的身邊。

不過,那時候的我畢竟太小,不懂得什麼是死。祖父斷氣之後,老媽牽我的手把我領到跪在床前的老爸身邊,問我有沒有什麼話要對祖父說,那時候的我懂得什麼呢?印象中,那時候因為我年紀太小,不用披麻帶孝,至今我還能清楚記得當年葬禮上的情景。

這回外曾祖母的死,我似乎是突然又長得太大了。雖說,因為隔了三代,加上往年一年也不過回桃園三、四次,感情究竟不是十分深刻。從回到桃園家裡,一直到隔天大歛入棺,我只流了兩滴淚,沒什麼情緒上的波動。老媽和大舊眼睛都腫了一圈,反倒是外婆,除了瘦了點之外,異常冷靜。

是因為外婆辛苦一生,早已看破俗世的起起落落?那我要用什麼解釋我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