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

只是一個轉身
全身所有的細胞都想
宣布解嚴

黯黑抑鬱不再
暖陽初次越過
永夜的邊際線上

溫熱的血如海潮
擁上冰封已久的峽灣
黎明時一場無伴奏雙人舞
著實醉得不輕

我靈敏的嗅覺如地鼠
來回逡巡尋覓
北國深林幽谷間
大地猶帶喘息的心跳

(記06/08/13夜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