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藝大老友聚首

同行

遲到,和智群在台北車站,往淡水的列車第三節與思琪會合。還遇到了個不認識的台大法律女生,在中友會的活動上有見過面。大家頻頻開著誰身材走樣的玩笑。

三月於公館紫光餐廳敘後,發生了好多事情,思琪有了男朋友,智群開始讀經濟學,汎晴更熱衷於藝術人的生活。這一年大學裡真的經歷了不少好玩的事情。三人熱切地敘舊,十五站捷運站的距離似乎比平常短了些。經過北投站時來不及拿出相機,那金屬現代感的建築在下午五時的陽光下有種難以言喻的美感。等下次我手裡有相機時我會再來這裡把它給拍下來。

出關渡捷運站,先是錯過了一班公車,又等了好久好久才等到紅35號,車行過許多上坡路和彎道。才走進北藝大校園沒兩分鐘我就愛上了這個地方,像是一座落於塵囂中的典雅莊園。之前在電影中、雅琪的網誌裡瞥過北藝大校園景緻,去年和李立騎車去淡水時在一個叉路看到往北藝的路標,在心裡決定一定要到這裡來一趟。

校園裡的教室和大樓都是紅磚搭配灰色水泥建築,暑假裡學校沒什麼人,原本就地處偏僻,就變得更安靜了。從正門口一路上坡,我們像是在探訪一座隱隱藏在山中的城堡。原本在我的設想裡是想要往北多走一點,多看點北藝的校舍,走到藝大咖啡廳時,三人的腳步很有默契的停了下來。山坡上的藝大咖啡廳、Davinci Cafe面著關渡平原及台北盆地的東南端,可以看到客機起降在松山機場、101、新光三越站前店、文化大學、圓山大飯店,捷運淡水線。

天其實還亮著,繼續往北探訪校園後再折回來在時間上仍然可行。三個隨性派的人卻都沒有繼續向前走的意願,流連在一木造的走廊中,思琪和智群都坐著,只有我躺在夠寬的扶手上,看今日多雲的天空。

想起剛進一中時曾經在操場旁大樹下鐵製的長椅午睡過兩三回,現在想起來那時我真是怪到了極點。只是覺得躺下之後,視線就只剩下天空,或許是孤星點點,或許是雲彩滿天,地上煩心的事物可以暫時拋去。大一下裡幾次晚上路過總圖,身上倘是帶著背包或是腰包,總會拿來墊在腦後,躺在總圖前高起的廣場,閉上眼吹吹風,少則一刻鐘,多則一小時。

拿智群的小相機拍了拍,他沒帶傳輸線跟讀卡機來,256MB的記憶卡容量才兩天就快要被我消耗殆盡了。不了解這小相機在手震下會有怎樣的影響,只能期待結果還會不錯吧。吩咐智群明天一回家就趕快把照片傳給我。

點了份法式香腸義大利麵,含飲料從隨餐附紅茶改奶茶,170元。原本不期待學校裡的平價餐廳會多好,結果卻是與我所想的大相逕庭。肉醬、濃湯的味道都相當不錯,奶茶更是一絕,我太不注重吃了,說不出來那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滋味,但下次倘若再來這裡我一定會再點一次這奶茶。

我們坐在室外的露天座。怎能選擇室內而白白負了眼前的夜景。餐廳沒有在室外打任何一盞燈,只有餐廳一樓及二樓的另一家餐廳的燈光餘暉帶給我們一點光明。舉著高腳的玻璃杯,我們沐浴在微涼的晚風中,眼前是據說除了陽明山之外還算尚可的台北夜景。今天雲很厚,但思琪說她似乎看到了夏季大三角,我則不確定否看到了北極星。與制服年代的老友聚首,在這良辰美景,好一個完美的夜晚。奶茶就要飲盡之前,靈機一動撥了個電話給annie。眼前浮現過去許多的美好時光。

踏上回程之前,思琪叫我唱了段,做為這晚宴的結束。走上下山往校門口公車站的馬路,和思琪興起輪流唱起許多老歌。再搭上小小的巴士。再次相聚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了,開玩笑說六十年後還是要像現在這樣一起出來玩耍。在台北車站送走了要轉去板南線的思琪,輕輕拍了她的右肩。

本來智群說還想去師大附近續攤,後來卻又意興闌珊。他問我台大這裡有什麼特別有名的食物,我只想得到青蛙撞奶,在公館住了一年來我卻沒有來買過。每次都是路過。這青蛙撞奶的滋味其實還不錯,並不會讓我認為30元的價格是不便宜的。今晚總圖前廣場人還不少,我們還是來到階梯中央的地方坐了下來。還是躺了下來。智群說望著夜空讓人感到孤獨。我不知道,閉上了眼睛。結果這一躺就躺了一個小時吧,把智群叫醒,回宿舍去。

天色仍然明亮時,和思琪提起的。等待,但等待的同時不要緩了自己前近的腳步,倘若命運相許,下個街角我們就會相遇。

明天傍晚智群就要回彰化去了,室友學長也回去台南,我要一個人渡過一晚,沒有任何計畫。看到老朋友真的很開心,去哪玩都不是重點,能像從前背著書包在熟悉的街道慢步一般,或許閒聊著,或許只是靜靜望著不知名的一方,都讓我的心神輕鬆閒適,很開心。關了燈坐回電腦打日記,沒有礙到彼此。相視無言有時也是一種了解和默契。耳機裡傳來費玉清的相思比夢長和綠島小夜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