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中

搭車回家,從台北到楊梅的路段都在塞車,過了新竹才稍微順暢了些。該趁這時間看歷史報告的資料,但我只是不停的聽音樂聽音樂聽音樂。

到家,老爸老媽似乎是出門上佛經班的課 (我爸也淪陷了….)。把腳踏車從客廳搬出門外,傳了封簡訊跟老娘說我散步去。夜裡,踏上再熟悉不過的巷弄,往一中前去。

有種陌生的感覺,怎麼今晚台中的街頭有些黯淡。直到騎進了一中街,我才恍然大悟。我已經太習慣在台大時總圖、計中、系館24小時不打烊,或是晚上十一點、十一點半踏進公館夜市還可以吃碗豆花的狀態。加上不固定且亂七八糟的作息。我當然早已忘了高中時每天十點半前回家、所有脫線出軌的故事如何發生在那樣單純的生活。而這時將近九點,許多店家當然該休息去了。

走進一中校園。新的人文館就要完成,很快地,慎思樓也將拆掉重蓋過不多久,66屆藍槓的我們也將體會到約30屆以前學長再回到學校時,熟悉的紅樓不再,這般的惆悵。在莊敬樓川堂遇到了當年在學生會和青刊社相當活耀的阮俊達,當了我十年學弟,終於換他要考大學了。希望馬上就可以在椰林大道上看到他。

再跨上座椅,騎往經國大道。從一中經科博館、市民廣場到美術館這路線,自高中到現在我已騎過無數次,多半發生在留圖書館唸書的午後和夜晚,申請上之後更是有事沒事就會去經國大道那裡走走。今晚有點風,穿牛仔褲騎車帶來了些許的不適。這時已是九點多了,許多熟悉的店家都已熄燈拉上鐵門。

離開熟悉的城市之後,對於它不時地向前運轉的改變,我也只能從些多出來或消失了的店面悄悄從中感受。或許,有些什麼更明顯的徵兆,只是當局者迷。

坐在市民廣場西端一處矮牆上,有點口渴,才發現沒帶錢出門,一毛錢也沒帶,翻了翻腳踏車上的工具袋,老爸沒有放備用的零錢。回程時感覺雙腳好重,像是拖了台12公斤重的金屬在路上走。很累,早早睡了,歷史課的資料還是一點也沒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