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

雨滴打在漠然的我的頰,倚在窗櫺的我不禁想起彼岸的煙霧嫋嫋。如果得渡過一片大海才能再相遇,那我肯定是身處在最遙遠的孤島。

雨絲如此綿密,模糊了夜的面容、城市的線條,看不到前塵,望不到後世。雨的氣味勾起我對方向感的追尋。這是哪飄來的雲朵,盛不住凡人的殷勤託付,轟然淚決?

其實島不寂寞也不孤獨,那些都是失眠或是咖啡因中毒者的無病呻吟,誰也不必譏笑誰不解風情。複雜卻又千篇一律的事件隨時隨地緣起緣滅,潮水日日夜夜不死心拍打我的岸邊;留不住一點痕跡,留不住沙灘上的一雙腳印。

淚水,汗水,雨水,終要回到故鄉的海,墜落的過程不過是為敗壞物質的排解而溢散、蒸發。夜雨打在我的窗台,打在我的沉默之海。我的胸臆不似這海,再沉重憂傷的雨點傷心地跳下,都只是被無聲地包容,它永遠難以名狀,縱然它確是我身形游想中的一部份,我始終無法闔上雙眼,縱身而下。

今夜月色,灑在海的水膜是熗金的光點,曼波的轉身旋繞。未能闔上是詩人的繾綣愛戀,書頁十行換一曲夢囈中繞指溫柔。我踏著光之波面,喁喁細語,緩緩移步,拉赫曼尼諾夫同我等在半開的窗前。

夜已三更,冷了的拿鐵有幾分倦怠。舉杯試問彼岸,是否也有一室孤燈靜默悄然,輾轉不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