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毒癮

雨中行車,匆匆騎到星巴克中友店,一手拿著外帶紙杯一手握單車把手。一定有些許雨絲滲入了我的熱拿鐵;不過,誰會在意呢?箇中酸楚又有多少是我們真能體會的。

現代凡夫俗子的生活有太多被事先設定的因子,大多數的我們鬼哭神號擺手蹬腳亟欲掙破囿限好似困在汽球內的蚊蠅。當聽聞眼見在藍天中高翔的夥伴,我們的羽翼往往是略漸沉重。

不煙不酒,咖啡因不宜天天攝取,我只用不盡的音符在荒誕的現實中麻醉自己;迂迴舊情歌是尼古丁,厚重搖滾是亢奮劑……鄰家燈滅後的深夜,雙手便會機械式地搭上音響的播放鍵,乳白大理石擴大器徐徐送出醉人氣息,為一個人的夜畫下燿燿星子。房室一方小地即是最佳的舞池,踱步,停駐,搭肩,轉身。嗜菸者吐出的是裊裊煙霧,吐不出的是依舊無奈的無奈;音樂,就是我的毒品,我的毒癮。

作曲者的情思本與聽者無關,然曲子的故事卻都是在聆聽過後才開始。尤擅穿鑿附會的我們給音符的轉折高攀弄得神經兮兮,一個莫名眼前便模糊一片。當音符的煙草種籽已根深蒂固地埋在我的血肉筋骨裡,我也只能繼續任由每個熟悉的段落左右孤單的身形。

話說回來,今天這杯拿鐵還真少了些咖啡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