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美麗達

高二起,一個禮拜中,我喜歡把腳踏車放在學校個兩三天。每逢在閱覽室書堆中弄得暈頭轉向、頭上多出好幾顆星星時,我便會跳上我的藍色Marida,駛往任何熟悉的方向。雙腳暫時脫離地面的牽引,宛如路上行舟;讓挺拔的車身負載我的軀體,和渴望自由的心。

台中是個不算小的城市,但學生生活的單純,使我得以簡化地圖複雜的星羅棋布,「家學校」構成了我九成的城市生活軌跡。對於這個微微從北畫過東南南的路徑,我已過份熟悉,手握藍色美麗達的龍頭,我可以清楚地說出哪個路段是上坡,哪條路是風口,在哪個路段塞車時可以繞哪條路,在哪裡左轉可以避開幾個紅綠燈,在哪裡逆向行駛再迴轉可以省下多少路程;我也了解己身的體力和肌力的承載負荷,在何時我必須轉換齒輪,何時必須調整速度。此時,思想的機能似乎全然簡化,人車合為一體,大腦所有的記憶體只為車行的速度、距離、角度來運作判斷,所有的思考悄悄停止,每個加速、轉彎、緊急煞車,都是樹突與軸突傳遞的完美精密計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